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伤感爱情

找回刺有纹身的新娘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5-01-14

我上初中那年,爸就去世了。妈一个人把我带大成人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我成家立业。所以,我大学一毕业,妈就开始经常为我的婚事着急。但感情这回事,是急不来的,我更相信缘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海南姑娘吉莲,见到她的第一眼,我知道她就是我一直盼望的百分百的女孩。相处一段时间后,发现吉莲善良大方,与我情投意合,我不由暗地里高兴,吉莲一定会是一个贤惠的好妻子,也一定会是一个孝顺的好媳妇。

  在我和吉莲相识相知相恋半年后,经不住妈三番五次地催,终于,我说服了吉莲,跟我一起回家见见妈。为此,吉莲又是准备礼物,又是想着该怎么样打扮,整个人都紧张了。我把她搂在怀里,怜惜地对她说:“我选择的女孩,那么善良可人,妈妈怎么会不喜欢呢?”怀里的吉莲顿时羞红了脸。

  晚上,我和吉莲带着礼物回家。吉莲特地穿了淡蓝的中袖开衫,白色的长裙,显得清纯贤淑。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,心想,这样的女孩,如果错过了,岂不是遗憾?我已经打算好了,见过妈妈之后,我就找机会向吉莲求婚。

  到家了,妈迎出了门口,脸上堆着笑容,拉着吉莲进了家。看得出,妈其实也很紧张,生怕我带回家的是一个刁蛮的女孩。当吉莲嘴巴甜甜地唤着她“阿姨”,把精心挑选的礼物拿出来时,妈终于把心放下,直夸吉莲面善可人。趁进房间放好礼物的当儿,妈私下拉着我说:“想不到你这个笨小子,竟然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。”说罢,妈妈眼眶有点红了,“如果你爸还在,他该有多高兴……”眼看妈妈的眼泪就要下来了,我有点急了,这让吉莲看到还以为妈不喜欢她呢。正不知该怎么办,只听吉莲在客厅问道:“阿姨,厨房里还有什么活吗?我来帮你干吧?”妈一听,回过神来,“哟,我正炖着鸡呢。呵,这女孩勤快,好!”放下礼物,急急地奔回厨房。

  吉莲对我一笑,也跟在妈后面,到厨房帮忙去了。我舒了一口气,其实我不奢望太多,只希望吉莲和妈能好好相处,爸走后,妈真的为我操了很多心,我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妈的深恩。看着厨房里两个女人忙碌的身影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。

  我正在客厅里翻着报纸,忽然,妈铁青着脸走出厨房,把我拉进房间,压低了声音说:“大鹏,你要跟这姑娘好,就别叫我这个妈。”我顿时一愣,怎么回事?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妈摆摆手,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,斩钉截铁。我满心疑惑,到厨房一看,吉莲正在炒菜。她看到我进来,又笑着把我推了出去,说别让油烟呛了我。吉莲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这顿饭,妈一直是板着脸的,我也满怀心事。吉莲开始还笑容满面地为妈夹菜,后来发现气氛不对,也不出声了,只用她的大眼睛不停地看我,想知道出了什么事。

  晚饭后,我送吉莲回去。吉莲担心地问我:“大鹏,你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,因为我也不知道妈的态度为什么转得这么快,只能安慰她说不会的。晚上,因为这个事,妈和我说了很久话,这一夜,我失眠了。

  第二天,我去找吉莲。见到我,吉莲还是像往常一样浅笑。但对我来说,有一些东西一夜之间在我心目中已经完全改变了。我的心很痛,妈昨晚说的话就像针一样,刺得我无法释怀。吉莲,难道我看错了你?但是,妈从来不会乱评价别人什么。我是该相信吉莲的纯净笑容?还是相信妈的判断?吉莲就站在我的面前,只要我去求证,一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

  我轻轻地握住了吉莲的右手臂,把她的袖子往上一挽,一个蓝黑的刺青纹身狰狞地露了出来。我心顿时一沉,但还不敢确信,也许只是吉莲好玩水印上去的呢。于是伸出手,用力地擦着吉莲的手臂。手臂的皮肤被我擦红了,但那个一圈叶子围绕一把弯刀的图案还依旧清晰。图案真的是一针一针刺上去的!我一下子崩溃了,“吉莲,我们分手吧。”“为什么?”吉莲拉着我追问。我什么都不想说了。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,“大鹏,你听我说……”我摇摇头,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一个好女孩的身上,怎么会有刺青?如果不是昨天你在厨房干活时无意中挽起了袖子被我妈发现,你还要瞒我多久?你叫我怎么相信你?”吉莲急哭了,“大鹏,你先听我说……”吉莲的哭声让我肝肠寸断,但我还是推开了她,逃一样地离开了。

  离开吉莲的日子,我变得很消极,混在烟与酒的麻醉中,想以此忘记吉莲。我是真的爱她呀。这个我曾经视为神赠与我最意外最纯洁的礼物,这个我发誓要娶为妻子生生世世好好呵护的女孩,竟是一个不良少女。为什么?老天要跟我开这样一个玩笑。除了上班以外的时间里,我醉了醒,醒了醉,不想有一刻清醒。

  一天午夜,我头痛欲裂地醒来,发现灯没关,妈坐在我的床头看着我,眼睛红肿。妈对我说:“大鹏,妈看见你这么痛苦,妈这心真不好受。妈知道你是真喜欢那姑娘,你再去找她吧。就当是妈错了,妈收回那句话,只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你自己了。”灯光下,妈的皱纹和白发清晰得像刀一样刻在我的眼里,我忍住痛坐起身来,“妈,是我不好,没找到一个让你放心的媳妇,还让你为我操心了。我答应妈,以后,不喝酒了。”妈拉着我的手,“大鹏,妈都指望你了。”一颗泪珠滴落在我手上,我也握住了妈粗糙的手,紧紧的。

  第二天,我开始戒酒戒烟。虽然爱情我已经一败涂地,但我还有亲情,还有永远期望着我的母亲。我不能再颓废下去,不为自己,也要为了我的母亲。工作上,我更卖力了,加班、出差,别人不愿干的活我都揽上。一忙起来,会让人忘记许多东西的。

  这次,我陪经理出差到一个小城。事情办完后,经理去会老朋友,我没有什么事做,就上街随便转转。城虽不大,但也很热闹,人来车往的。这时,我在街角看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小店,门口的幡旗上只有一条像是版刻的龙。我走近了小店,当我看清楚里面时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席卷而来。这是一个专门帮人纹身的小店。这一瞬间,我又想起了吉莲她臂上树叶弯刀的刺青。我想转身离开,但一种莫名的冲动又拉住了我,让我走进了那个小店。我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店里的样品图案,我隐隐地想弄清楚,吉莲臂上的图案代表了什么意思。翻遍了所有的样图,也没有我想找的。已近中年的纹身师傅就让我描述一下我要找的图案,我描述了吉莲臂上的图案,他摇摇头,说从没有见过。他还说,一般街头的小混混来纹的都是龙啊、虎啊这些,而时尚前卫一点的女孩来纹的又都是花啊、字母这类。最后,他说没关系,只要是客户要求的,他都会纹。

  “不行,这个图案不能纹。”突然,小店的角落里传出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。其实我并没有纹身的打算,但这一声拒绝吓了我一跳,也激起了我的好奇。纹身师傅从小店的里间扶出了一位老人,介绍说那是他的父亲,是解放前这小城里最有名的纹身师傅,熟知很多关于纹身的掌故。我向老人问了好,便问他为什么这个图案不能纹。老人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下,问道:“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图案的?”我的心痛了一下,苦笑道:“一个……朋友的手臂上。”老人继续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那位朋友可是海南人?”我微微吃了一惊,吉莲正是海南人。我点点头。老人满意地笑了,“这就对了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图案是海南黎族一个很偏支系的家族标记,只有这一个家族的人,才有资格纹上这个图案。”这一下,我是真正地呆住了,耳边忽然传来那时吉莲的哭喊:“大鹏,你听我说……你先听我说……”我为什么不给吉莲一个解释的机会?”

  回到我所在的城市,我一头扎进图书馆。我查到了,果然一切如老师傅所言,黎族纹身是自古以来的习俗,被他们看成是民族的标志。他们认为如果一个黎族人生前不纹上本家或本支系的特定标志,死后就不被祖宗认可。所以,纹身对吉莲来说,不过是一种认祖归宗的行为,而我们却把她看成了品行不端的女孩。晚上,我把一沓打印好的资料放到了妈的面前。妈一边翻看,一边叹气,“真想不到呀,想不到。都是妈这些老观念害人啊!大鹏,妈这真对不起你和吉莲姑娘了。”我不说话,从小城回来我就一直在想一个事,现在,我决定了。我把我的决定跟妈一说,妈的眼泪哗地下来了,但她没有反对,“大鹏,妈不再用什么老观念约束你了。只要你和吉莲能够幸福,妈就很开心了。”

  当我出现在吉莲面前时,眼前的姑娘已经瘦了,憔悴了,望着我的眼睛里都是伤心。我想把她搂在怀里,但我不敢。在她面前,我感觉是个罪人,用无知的偏见伤害了这个纯洁的女孩。我结结巴巴地说出我的道歉和悔恨,话没有说完,吉莲扑进了我的怀里,委屈地哭了起来。我把吉莲搂得紧紧的,这一次,我再也不会放手了。“吉莲,嫁给我,做我生生世世的新娘。”

  在吉莲的老家,我和吉莲举行了黎家习俗的婚礼。婚礼过后,我向吉莲说出了我的重大决定,我希望在我的右手臂上,与吉莲同样的位置,纹上与吉莲同样的标志。吉莲和她的家人都非常震惊,但在我说出我诚恳而真心的理由后,再经过族里各位长老的讨论,终于破天荒地同意了我这个外族人的请求,在我的臂上纹上他们家族的标志。长老们微笑地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有勇气的小伙子,我们的祖先会认可你的,一定会保佑你和吉莲幸福的。”

  当特制的针一针一针地扎进我的皮肤时,我握着吉莲的手,紧紧地,笑了,“吉莲,从此以后,我都可以带着这个标志找到你。如果下辈子,下下辈子你发现了一个和你有同样标志的外乡人,那一定是我。请你一定答应他的爱,他的求婚,做他的新娘。”我看见,吉莲感动的眼泪滚落在衣襟上,而我的手,正被她握着,也是紧紧的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