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故事精选

在大海啸中活下来的故事

小故事网 坚持的故事 时间:08-09

  来到深圳打工,几经周折,我到了一家大公司当保安。公司规定,由于停车位有限,只有公司的管理层才可以把车开进内部停车场,而每天早上,在大门值勤的4名保安,在车辆驶入时,要向这些管理人员敬礼。

  我们几个新来的保安在接受培训时,练习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敬礼礼仪。

  在大海啸中活下来的故事我们一遍遍地对着训练场上的树木敬礼,想象那就是我们致敬的对象。在接受训练的人中,我的姿势最标准,态度也最认真,教官好几次称赞说,只有我敬礼最用心,是带着感情在做。训练结束后,我被选定在新保安中值第一班岗第一哨位,教官满怀期待地对我说,十几个人一个月的训练成果,就靠我来展示了。

  这句话让我紧张了很久,上岗第一天,我早早地起了床,整理好了服装器械,把皮鞋擦得锃亮,可谁知道天公不作美,我刚一上岗就下起了雨。雨点打脏了我的皮鞋,也打湿了我的心情。站在太阳伞下,我十分沮丧,正在暗想为什么自己事事都这么倒霉时,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向大门驶来,我忙挺胸、收下颚,敬了一个非常标准的举手礼。开车的是个戴眼镜的小伙,年龄和我差不多大,他面无表情地开着车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。当他的车子从我面前经过时,溅起了一些雨水,我的裤腿被打湿了而他毫无知觉,径直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。

  我的心情一下子糟到了极点,一种冲动在胸中翻滚,好几次我想脱下那身保安服,一走了之。可我还是忍住了,虽然我和那个戴眼镜的是同龄人,但是此时此地,我们毕竟是不平等的。

  忍住了第一口怨气,以后的心态,就慢慢地变得可以调控。安保部长的话,开始在耳边洪钟般回响:在公司,一切都是平等的,只有你自己觉得不平等时,不平等才会产生。也是,相对于为公司创造的价值,我肯定不如“眼镜”,既然如此,我就没必要在他开车从我身边经过时,因为他的忽视而愤愤不平。

  从那以后,“眼镜”成了我职场生涯中的第一块磨刀石,每当看到他的银色小车出现时,我就会不自觉地感到紧张和压抑,我恨那种感觉,可又竭力克制着那种感觉,向他敬礼。而每次我顺利地完成我的职责后,我的心情又会舒畅起来,感觉我又努力应付了一件不好应付的事情,我虽然比不上他,可我至少战胜了自我。

  久而久之,这种由妒忌、自卑、敏感交织而成的复杂心理,渐渐地消失了。我开始很坦然地面对“眼镜”,甚至在他有时向我投来很鄙夷的眼光时,我都会心态平静、表情自然地向他敬礼。因为工作认真负责,我很快被加了薪,部长在祝贺我劳有所获时,他并不知道,其实我内心深处真正满意和自豪的收获是:我学会了如何面对别人的成功。

  后来,我离开了那家公司,到别的地方继续漂泊。15年后的一天,我坐上一列北上的火车,去跑一笔很麻烦的业务。在软卧包厢,我意外地遇到了“眼镜”,当我兴奋地向他打招呼时,他竟然没有认出我。看着他茫然尴尬的表情,我提醒他:我就是以前那个瘦保安呀,在公司门口向你敬礼的那个,那时你从我跟前经过时,经常鄙视的那个!

  他的脸一下子红了: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,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我从没有鄙视过任何人呀,如果你觉得我的目光不友好的话,可能是我看人的习惯有些不好吧!  1。

  “谢谢你,孩她爸!”居住在岩手县大槌町74岁的老太太贵惠,这样对自己的同龄丈夫四郎说道。

  她与丈夫四郎结婚50年。丈夫四郎在退休前,是一名卡车司机。20年前,贵惠得了白内障,几近失明。那之后,不管贵惠去哪里,四郎都陪伴在贵惠身边,日常生活全由丈夫四郎照顾着。

  “年轻的时候,让她吃太多苦了。”四郎看着自己的妻子说。

  这次东日本大地震时,在大地摇晃之后,老夫妻二人牵手一起赶往避难所,当时二人所处的位置,距离海边只有一公里,眼见着大海啸的黑浪直奔而来,四郎拼命抓住老妻贵惠的手往高处逃跑,但还是被追随在后的黑浪赶上了,两人一起陷入浊流之中。

  眼睛看不见的贵惠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不由得拼命大声呼喊,在呼啸而来的黑浪中,四郎拼命地握住贵惠的手,好几次手打滑,差点就要在黑浪中与老妻的手分开,但四郎拼了死力气,硬是抓住了老妻贵惠的手,一起逃到了高处的斜坡上。

  成功逃离大海啸的这对老夫妻,现在暂时在老人福利设施里避难栖身,两位老人的女儿,这次也“大浪逃生”成功,一家团聚,相拥而泣。

  回想起在海啸中逃生的情形,四郎仍然心有余悸,说:“那时候,我真的以为要不行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,孩她爸!”贵惠紧紧握着丈夫的手,流出了眼泪。

  上面的这个故事是在日文网站看到的,我为这对普通的日本老夫妻感动。年轻可爱的女孩子们,嫁人不一定要嫁有车有房的,但一定要嫁一个在危难中仍能紧紧握住你的手,永不放手的男人。

  2。

  这是从日本富士电视台看来的一个视频。

  仙台市若林区荒滨海滩,是这次东日本大地震的重灾区,海啸过后,在卫星地图上,已经无法辨认这处曾经美丽的海滨了。

  海啸过后,日本富士电视台记者赶赴荒滨,满目荒凉疮痍的海滩上,记者发生了一条脏脏的茶色狗,狗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圈,说明是一条有主人的狗。

  茶色狗也发现了记者,快步跑过来,十分警觉地在记者跟前转了一圈,然后,冲着记者十分不安地吼了一声,好像在对记者说:“别过来!”接着,便转身又跑回原处蹲坐下来,四处张望,好像在守护什么,又好像在等待什么。

  记者这才发现:在茶色狗的身边,还躺着一条满身污泥的白色狗。那条白色的狗一动不动地躺着,似乎早已经死了。

  茶色狗在白色狗身边等待了一会儿之后,看白色狗依旧一动不动,开始用舌头不断地去舔舐白色狗的身体,并不断抬起前腿去推那条白色的狗——在茶色狗的舔舐中,本来一动不动的白色狗,居然慢慢苏醒过来,并最终挣扎着站了起来……

  经历地震和海啸双重灾难的茶色狗和白色狗,显然都已经精疲力竭了,但生命中求生的本能,让它们坚持着活了下来。

  这两条最终获救的小狗,现在已经被安顿在动物医院的避难所里。

  自救与他救,并不局限于人类之间,而是存在于一切生命之中,是所有生命的一种本能。天灾之下,除了要记住:活着,就得感恩,同时,也更应该记住,在大自然面前,这地球上的一切生命,其实都是平等的。

  我和他聊了起来,人生、事业、价值,还有理想。

  他突然问我:你那时在公司当保安,主要工作是做什么呀?

  我笑了:那时我的工作,就是向你的工作致敬!

  他听后愕然了:这,这真的可以算做一种工作吗?我告诉他说:算,因为我确确实实那样工作了一年,并且从中得到益处:我知道了自己的低微,但这种低微并不是妒忌别人的发达,而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收获,已足以让我受用终生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