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故事精选

巧了

小故事网 回忆的故事 时间:07-14

  张明原来就职的A局是个清水衙门,就两辆小车还分别被局长和书记占着,别说张明这样的副科长,就是科长、副局长也经常捞不着车坐。那时候回老家,张明有时开摩托,但大部分还是坐班车。为此,经常遭到同在市里工作的同村兼同学李大虎的揶揄。张明却不为所动,依然如故。前不久,张明升任B局办公室主任。车辆管理是其职责之一。

  巧了这天上午,处理完日常事务,张明叫了辆车回老家办事。小车从北城向南穿过市区,在公路上走了十几公里,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小车却出了毛病。司机急慌慌地修理,可越急越弄不好。司机只得说,主任,要不再叫一辆车吧!

  张明说,车都派出去了,而且都是跟局长们办事,叫谁来都不合适。

  巧了,这时正好有一辆班车经过,恰好就是到张明老家去的。张明一招手就上了班车,临了对司机说,修好车先回局里。下午等我的电话。

  张明回村是参加一个玩伴儿子的婚礼。照例是封礼、祝贺、吃酒席。巧了,与李大虎坐在一桌。也可能是主家故意安排的,毕竟俩人都是在市里上班,能回来参加婚礼那是给主人脸上贴金。

  李大虎把嘴一咧,嘴角稍向下一挂,坐车,还是开摩托?

  当然是坐车!

  有专车了?

  当然是班车。

  李大虎揶揄道,市里的副科长相当于县里的副局长,论级别,你早就该混上专车了。

  张明淡淡一笑,我一个科级干部哪有坐车的资格。说着,话锋一转问道,看你志满意得的样子,有专车了?

  专车我倒是没有。李大虎虽然喜欢拿大,但太大了也不敢乱吹。不过我的朋友多。比如这次,我朋友是某局的办公室主任,我一个电话,这不,就给我派了辆车。说着,向隔壁一努嘴,司机被安排到雅间了。

  张明淡淡一笑,还是你有本事。

  李大虎脑门发亮地说,哪里哪里,朋友给面子而已。

  酒过三巡,李大虎的脸越发油光。他大着舌头对张明说,一会儿喝完喜酒,你就坐我的车回去。这个“我”字被李大虎咬得很紧。

  张明说,你在南城,我在北城。不顺路,我还是坐班车吧!

  李大虎佯装不高兴地说,不给面子是不是?

  张明只得说,那就沾你的光了。

  李大虎说,小意思。

  席间,李大虎去隔壁了一趟。张明心里揣测,李大虎估计是找司机商量去了。

  一会儿,李大虎红着脸过来说,巧了,司机说一会儿单位领导还有急事,只能把你捎到南城,真不好意思。

  张明说,捎到南城就不错了。搭人家的车哪还能轮得着咱们挑挑拣拣。到时候,再搭个公交车不就得了。

  酒足饭饱,散席。李大虎拉着张明到了车跟前。司机头也没回,估摸着上了俩人,就开车走人。边开车边说,一会儿,要是领导给我打电话,就得委屈你们二位下去搭班车。我得赶紧接领导去。

  李大虎的脸立即变得通红了,他喃喃地问,不是说让我们到南城吗?

  司机说,唉,我也没办法。上午因为领导的事只办了一半儿,让我下午等电话接他。本来我不该来参加这个喜宴,铁哥儿们给我打电话,实在推不开。一会儿要是领导不那么早打电话,算你们运气好,我尽量把你们捎到南城;要是领导打电话早了,我只能让你们就近下车了。

  李大虎的脸一下子变得猪肝一样黑了。看看身边的张明倒是稳稳地坐着,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。他心里真是佩服张明的沉稳和定力。

  司机还在唠唠叨叨地解释着,一会儿却戛然而止。也许是路况不好,车子还趔趄了一下。

  张明赶紧拍拍他的肩膀说,小伙子,慢慢开,安全第一。

  李大虎没有心情管司机的驾驶技术,只是气呼呼地看着窗外急速退去的行道树,还在担心那个倒霉领导的电话,心里盼望越晚来越好。

  不知不觉到了南城,却一直没听见司机的手机铃声。

  李大虎暗暗松了口气,还是见好就收吧!早点下车打个出租,还能在张明跟前留点面子。

  他对司机说,师傅,你们也不容易,说不定一会儿领导就得打电话叫你了。到前面路口让我们下吧!

  司机慢慢地把车停到了路边,李大虎拉开车门就下了车。回头一看,张明还稳稳地坐在车里,赶紧说,老同学,下车吧!一会儿我打出租把你送回去。

  张明淡淡一笑道,这车或许能把我顺路捎回单位。我就不下了。

  李大虎心里纳闷儿,张明咋知道顺路?一路上也没见他与司机搭话呀?他赶紧问司机,师傅,是顺路吗?

  司机讪讪一笑说,巧了,正好顺路。

  这时,只见张明笑着跟自己挥手再见。那个司机踩足了油门,小车飞速地向北城驶去。

  看着绝尘而去的小车,李大虎摸了摸脑袋,百思不得其解,巧了?真这么巧吗?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