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故事精选

这个冬天不下雪

小故事网 下雪的故事 时间:08-18

  刚入夜,金嫂早早躺在被窝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  要是下点儿雪多好,自己光腚房外面有个脚步声什么的也能听到。金嫂想着,支棱着耳朵听着窗外,听着听着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  这个冬天不下雪突然,几下咣咣的敲窗户声把她惊醒。金嫂急忙把被子蒙在女儿头上,一骨碌跳下炕,摸起炉钩子,使劲敲房棚下自来水铁管子。

  听着窗外的脚步声跑远了,金嫂转身不放心地又摸出枕下的菜刀,坐在炕边捂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金嫂哭自己命苦。丈夫在东北铁路工作,一直两地分居。前年,单位分给了一户公房,丈夫把她和孩子从山东农村接了过来。天有不测风云,刚团圆一年多,丈夫患肺癌走了。

  金嫂年纪轻轻的成了寡妇,隔三差五,夜里就有人敲窗骚扰。金嫂吓得没办法,就敲自来水铁管子求救,邻居听到信号,就知道是她家出事了。

  正哭着,邻居夫妇过来了。张大嫂热心肠,先是安慰,之后出主意说:“这样不是办法,不如找段里把凤楼盖上。你是铁路职工家属,有特殊困难,实在不行,你就意思意思,现在就是钱好使。”

  铁路平房八户一栋,房子是上冻盖的,门窗很单薄,用力就能推散架子。房墙四处透风,冬天都是冰霜。别人家都挨着主房在院子自己又盖了房子。这另盖的房子叫凤楼,凤楼把主房的门窗扣上,既保温又安全。现在,就金嫂家窗前院子空荡荡的,连猫狗都挡不住,大活人更是来去自如。

  金嫂在这边举目无亲,整天把心提到嗓子眼儿过日子。现在,实在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去找段里。凤楼不给盖,把门窗加固一下也行啊。

  第二天下午,金嫂迎着凛冽的寒风来到段里。楼道上,她紧紧地攥着手里的东西,担心地想,主任能管吗?东西可千万别白送了,那样打水漂都不响。

  主任办公室的门虚掩着。金嫂犹豫一下,硬着头皮推开门。

  办公室里就主任自己在,金嫂把困难哭诉了一遍。主任坐在真皮沙发椅里,满脸乌云,阴沉得就像外面的天。

  主任眼皮像门帘子耷拉着,装作爱莫能助的样子说:“这事儿不大好办啊。”

  有什么不好办的,前段时间,主任就给一个年轻漂亮的死亡职工家属办了接班。盖个凤楼比起办接班不是小事儿一桩吗?看来光用嘴说,不出血不管用啊。

  金嫂想着,心窝就像揣着兔子砰砰乱跳地来到主任跟前,把手里的戒指放在桌上。

  主任把戒指握在小胖手里,手心朝下,大拇指肚抠了抠,动作习惯得就像自摸和了的麻将牌。

  主任门帘子似的大眼皮撩起,描描门,笑着说:“呵呵,这是干什么。”

  “求你帮忙了,让你费心了。”金嫂很怕主任不收戒指,连连说完,红着脸,逃似的扭身就走。

  主任跟在后面,趴在门缝盯着金嫂浑圆的屁股,手掌空握,放在嘴上小声地喊道:“过两天你再过来一下……”

  两天后的下午,金嫂忐忑不安地来到主任办公室。

  主任刚喝完酒,脸红到脖子,像死猪肝。他坐在真皮沙发椅里,两眼像刚出烘炉的刀子,火辣辣地刮着金嫂的跨部、胸部、脸部。

  金嫂被看得手足无措,身上的衣服像被那目光一件件扒掉,仿佛百货橱窗里的衣模赤条条地立在那里。

  她满脸通红,血往上涌,晕晕忽忽地来到主任跟前,伸出手,厉声喝道:“把戒指还我!”

  金嫂不知是怎么走回家的,心憋屈得一点儿缝都没有,真想一死了之。她眼泪又流下来,怕被人听见,爬上炕把头埋在被子里号啕大哭起来。

  这时,女儿放学敲门。金嫂打开门锁,女儿递成绩单,又都是全优,年段第一。

  女儿说,妈妈别哭了,学校已经到铁路分局给咱申请了特困户,学杂费全免了。

  金嫂依在门上哽咽了,热泪簌簌而下。

  她仰起头,这时,阴冷无雪的天透出一缕阳光,她心里一阵滚热,就像揣进了冬日暖阳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