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故事精选

大喇叭保姆

小故事网 保姆的故事 时间:08-21

  贴心的保姆不好找,忠心的保姆更难得。

  这丫头是个贴心的主儿

  这年头,最难寻的不是工作,而是合适的家政服务员,一个好的保姆,简直是上天的恩赐。

  大喇叭保姆婆婆行动不便后,如丝就成天跑家政公司。选来选去,最后选中了小宁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,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城里打工,用她自己的话,辗转于各行各业。小宁人机灵,眼尖手快,颇得老太太欢心,饭菜也合老太太口味,做完家务还经常主动搀着老太太散步,陪老太太说话。小宁来后,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。

  如丝揪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,有小宁照顾婆婆,她就可以安心备孕了。他们的计划是年底怀上孩子,毕竟,小宁马上就三十岁了。

  其实如丝和小宁差不了几岁,加之小宁为人又热情,所以没多久,就和如丝成了“朋友”。小宁是个懂得拿捏分寸的人,一口一个“如丝姐”里带着几分敬意,偶尔会说几句奉承话,但从不露骨,这让如丝心里很舒服。如丝偶尔会将不穿的衣服送给小宁,小宁照单全收,连说谢谢,再加上适时的一句:“如丝姐,这很贵吧?”更让如丝觉得这丫头是个贴心的主儿。

  可是趁心了没几天,如丝却发现了新的问题,怎么说呢,小宁这丫头,嘴有点碎。

  小阿姨简直就是卧底和间谍

  小区里有三个小女孩,长得一模一样,是三胞胎,三个小姐妹出行一般都有保姆陪着,显见得不是普通家庭。许是自己在备孕中,如丝打心底喜欢这三个小女孩,那天下班,又遇到了那三胞胎,于是把刚买的巧克力分给她们。适逢小宁和小区另一个保姆买菜回来,如丝忍不住继续“抒情”:“一般家庭生个双胞胎就够幸运的了,这家竟然是三胞胎,真是福气。”

  “什么幸运啊,如丝姐你不知道,那三胞胎,是人工受精搞出来的。他们家的男主人是个煤老板,特有钱,三个小孩儿一人一个保姆。听说他们家还有个管家呢,家里有好几辆车,全是几十万上百万的。”

  如丝听得目瞪口呆,不但知道人家有几辆车,还知道孩子是人工授精,忍不住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  小宁显然很兴奋自己消息的灵通,有点得意地答:“他们家有一个家政服务员是我们公司的,呶,就是刚和我一起买菜的那个。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啊,他家买的菜,全是鲍鱼啊,中华鳖啊。如丝姐,你看到她手里那个包没,古奇的,女主人只用了几次,嫌样式不好就随手给她了。”

  如丝有些不自在了,怎么都觉得不是味儿, 听得出,小宁是真心羡慕,大约觉得在这样的人家做家政服务是件很有面儿的事儿。如丝突然就多了个心,小宁对他们家的事儿知道这么门清,是不是自家的事儿,别人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啊?小宁羡慕别人家有钱,其他保姆会不会鄙视自己家“穷”啊?还有,刚才小宁夸那个古奇包,上次给小宁的那件衣服,小宁虽然收了,却从来没穿过,是不是因为嫌弃不是名牌呀?这样想着就觉得这些家政服务员虚荣,主人家再有钱,关你们什么事。

  如丝思前想后,觉得还是应当提醒小宁一下:小宁啊,你是个聪明丫头,有些话咱听听就得了,别太当真。有的保姆夸家里有钱,其实是炫耀呢,咱没必要那么虚荣,咱可别学她们,把咱们家的事乱说一气。

  “那哪能呢?我从来不乱说的。”小宁随口回答,如丝却还是有点隐隐担心,觉得家里请小阿姨简直就是卧底和间谍。

  总是张家长李家短的,不太好

  可是没多久,如丝发现小宁和婆婆聊天时,依然聊的是各家各户的隐私:4单元5楼住着一个歌星;3单元13楼住的是一个老板包养的二奶;9号楼的谁谁家,两口子总吵架……如丝听得简直一个头两个大。平时自己和老公上班,就小宁在家陪老太太说话,原来说的是这些“话”。现在邻里关系处得都生疏,一个小区住了一辈子可能都互不认识。家里这一老一少没时八八这家,八八那家,比情报局的人都厉害。再者,天气好了,婆婆也会去楼底下晒晒太阳,自然会找些谈资,如果不小心扯到这些,再传到了事主的耳朵里,那岂不是惹祸上身?更何况,情报都是用来交换的,自己家的事儿,她就不信小宁不往外说。

  如丝当晚就和婆婆把这事儿挑明了,小宁这丫头嘴碎,她整天嚼别人隐私,指不定怎么往外说咱们呢,外头人知道了不会批评小宁,会批评咱们家保姆事儿多。

  婆婆很明事理地回答:“成,那以后她再和我说这些事儿,我批评她。”

  当然,如丝不会等婆婆批评小宁,她又和小宁又聊了聊,大意是,老太太年岁大了,好奇心重,别问什么你就说什么,总是张家长李家短的,不太好。

  如丝不是没想过辞掉小宁,但是年底岁末的,家政公司的电话都能打爆,想到这里就又怯了。

  赶走“敌台”

  半个月后,如丝去物业交水电费,那天人特多,如丝于是坐在长椅上等。一个老太太突然很“好心”地问:“你是6号楼的吧,哟,是该要个孩子了。我知道一家医院,治不孕不育的,听说效果特好。”

  如丝当时就羞了个满面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她很想解释,不是她不能生,而是正在备孕,可是,和一个不相干的老太太,犯得着说这些吗?不用问,这事肯定和小宁有关。

  如丝到底找了个借口把小宁辞了。她知道重新再帮婆婆物色一个贴心的人不容易。可是没办法,她不能由着家里潜伏着一个“敌台”。只是,自己列出的用人条件,除了会做北方菜,会普通话,喜欢老人,是不是要再加上一句,不要太八卦?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