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亲情故事 > 母爱故事

爱的领悟:夺女大战中两个妈妈相互解读母爱

小故事网 妈妈的故事 时间:2016-01-20 星城

  10年前,未婚妈妈姚敏生下健康可爱的女儿,初为人母的喜悦还未退却,女儿竟被人抢走,而“坏人”竟是自己“丈夫”的妻子高芳!不久,在躲避寻子中,高芳竟和孩子一起丧身车轮之下!此后十年,姚敏饱受心灵极刑,一直未能怀孕。2012年年底,她意外得知,高芳的姐姐高琼收养的一个十岁女孩酷似自己,是女儿死而复生,还是另有隐情?母爱的本能,让她踏上了漫漫寻女之路……

  爱的领悟:夺女大战中两个妈妈相互解读母爱未婚妈妈生女又丧女

  悔恨交加情无寄处

  2012年12月底,31岁的姚敏和丈夫廖雄从重庆回成都探亲,表哥王建军悄悄对她说:“我最近买了套二手房,与高芳的姐姐高琼住在同一个小区。她的养女丽丽,10岁了,长得很像你。没准当年廖雄跟你撒了谎,你们的女儿还活着呢!”表哥石破天惊的一番话,惊得姚敏目瞪口呆。

  姚敏1980年出生于成都市双流县,21岁从四川财贸专科学校毕业后,应聘到成都一家科技公司工作。幼年丧父的她性格内向,直到客户廖雄走进了她的心里。廖雄是成都人,年长姚敏9岁,做日用品生意小有所成。他已婚6年,妻子高芳因输卵管不通一直怀不上孩子,性格变得怪异,夫妻关系濒临破裂。见到端庄又单纯的姚敏之后,廖雄怦然心动,他决定与妻子离婚。虽早已形同陌路,但高芳却死活不肯放弃婚姻。

  而姚敏被廖雄如父似兄的体贴关心征服了,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终生幸福托付给了他。因为高芳迟迟不肯与自己离婚,廖雄只好竭力地隐瞒了已婚事实,并为姚敏买下一套两居室住房。此后,姚敏多次催促他去办结婚登记手续,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拖延,并安慰姚敏说:“房产证上写了你的名字,你还不放心我吗?”姚敏释然了,不再勉强。

  2003年1月13日,姚敏在成都市妇幼保健院生下女儿,母亲王慧芝来帮忙照顾。3月18日,王慧芝推着外孙女在社区晒太阳,突然,一个戴帽子的女人疾步冲到推车旁,一把抱起熟睡的孩子就跑,并迅速搭乘等在路旁的摩托车绝尘而去。姚母急得晕了过去。廖雄听了老人的描述,心里明白了七八分,定是他的妻子高芳干的!他极力阻止姚敏报警,承诺一定会尽快找回孩子。这时,他仍对姚敏隐瞒已婚事实。其实,高芳不久前已知道丈夫外遇生女的事,她给了廖雄两条路:一是给些补偿把情人和孩子打发走;二是廖雄净身出户,赔偿100万元给她,否则就告他重婚。廖雄左右为难,一拖再拖。高芳失去了耐心和理智,并实施了让他们痛苦一辈子的计划:将孩子夺走,悄悄卖到外地。

  3月18日,高芳抢走孩子后,暂时将孩子送到资阳市的母亲张菊英住处,让她帮忙照看。张菊英得知事情原委,心疼又焦急道:“这是犯罪,你不要冲动,赶紧把孩子送回去!”高芳执意不肯:“廖雄出轨不就是想要个孩子吗?他不给我赔偿款,休想要回孽种。”

  在娘家,高芳发现还有个婴儿。原来,高芳住在成都的姐姐高琼不育,想领养个孩子。两天前,张菊英从资阳忠义镇的农户家抱回一个男婴,其刚满月时母亲与人私奔,父亲在外打工家境贫寒,便将男婴送人。张菊英准备看看男婴有无隐疾后,再抱给大女儿高琼办理领养。两天后,高芳要带走婴儿:“我要让那对狗男女痛苦一辈子!”张菊英怕女儿做傻事,不准她带走孩子。高芳趁母亲不注意,抱起一个婴儿就跑。

  高芳抢走孩子后,廖雄四处寻找,均未见到高芳。他给了小区门卫老张两百元钱,让他留意妻子的行踪。当高芳抱着孩子回家,门卫就电话通知了廖雄。在小区门口,廖雄正好撞见慌慌张张的高芳抱着孩子出门,他忙大声喊道:“高芳,你到底想怎么样?把孩子还给我!”高芳转身就跑,廖雄拔腿就追。惨剧在一瞬间发生:一辆货运卡车自西向东高速驶来,把跑到马路中间的高芳连同孩子卷到了车轮底下!廖雄吓傻了,跪在车轮旁,浑身颤抖地向车下望去,高芳和孩子被碾得血肉模糊……

  在高芳的葬礼上,廖雄神情呆滞地长跪在高芳灵前,任亲友痛骂和推打。他自觉罪孽深重,廖雄主动把房子留给高母,并另行支付了30万元作为补偿。此时,姚敏仍蒙在鼓里,她不断催他快点找回孩子,廖雄这才痛心疾首地向姚敏坦白了一切。丈夫的欺骗、女儿的夭折,令姚敏气血攻心,大叫一声晕厥过去……几天后,近乎崩溃的姚敏开始胡言乱语,被送进成都市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治疗。廖雄跪在姚母面前说:“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不管姚敏是疯是傻,能不能恢复,我这辈子都会陪着她。”姚母念在他平日对姚敏不错,如今又真心悔改,最终原谅了他。

  女儿“死而复生”

  天降惊喜激发母爱本能

  经过精心治疗,姚敏病情好转,廖雄以赎罪之心守护着她,逐渐缓解了她的伤痛,不再排斥他。2004年底,廖雄卖掉房子,迁往重庆市北碚区,随后与姚敏登记结婚,两人经营着一家小超市。

  经历这一连串打击,姚敏心灵饱受创痛,变得郁郁寡欢,无数个夜晚,她彻夜流泪,不能原谅自己,更不想原谅廖雄,无法排解时,她就朝丈夫发泄,对他又打又骂。用两条人命换来的血的教训,让廖雄既悔又痛地领悟到:生命无常,要珍惜眼前人,不可重蹈覆辙。一晃,他们竟磕磕碰碰地走过了十年。

  十年里,姚敏竟再没怀上孩子。如今突然听到表哥的话,她震惊到难以置信,表哥建议她先去看看再说。在表哥的带领下,她在表哥所在的小区见到了玩耍的丽丽,只一眼她便惊得说不出话:那女孩子简直和自己童年时一模一样,且正好十岁,又被高家认养!她打电话叫来一直在成都生活的母亲,姚母远远地看了一眼便喃喃地说:“敏娃,你小时候就长这个样呀!”说着,母亲的泪水涌了出来,差点要冲上去抱住那个小女孩,被姚敏和表哥一下子拉住了。

  一连串巧合,让姚敏觉得必有蹊跷,一定是廖雄故意隐瞒了什么……她气咻咻地逼问廖雄真相,廖雄却莫名其妙,发誓说他亲眼见到高芳和孩子一同殒命,高琼收养的孩子与姚敏相像是纯属巧合。姚敏岂肯善罢甘休,当即拉着廖雄赶到高琼家。时隔多年,高琼怒从心来:“你们这对狗男女,还嫌害人害得不够惨吗?快滚!”廖雄软语道:“姐,我们今天来是想证实一件事,丽丽是不是我们的女儿?”高琼听罢,顿时失笑:“我们是仇敌,不共戴天,怎么可能替你们养孩子!快滚,不然我报警了!”姚敏使劲抵着门说:“你把丽丽叫出来,看她和我长得像不像?她是不是10岁了?”高琼盯着姚敏看了一眼,嘴里却说:“丽丽是我妈从资阳抱来的,你们别神经兮兮了!”姚敏在丈夫的配合下,使劲推开门,冲进屋内四处搜寻。

  当天丽丽去了外婆家玩,姚敏找不到,就说:“高琼,你把丽丽藏哪里去了!你是心虚了吗?”高琼见她无理取闹,猛地扯住她的头发厮打起来。高琼大骂道:“你这个狐狸精,害死了我妹妹,又来害我,我跟你拼了!”两人大打出手。廖雄拼命拉扯,被高琼抓得满脸血痕,邻居闻声赶到,才把两个疯狂的女人拉开。

  此后,姚敏多次跑到高琼家,都被拒之门外。姚敏威胁她:如果不交出丽丽,就控告她拐骗儿童,让其坐牢。在成都川香火锅店上班的高琼不胜其烦,索性辞工躲到娘家。张菊英听说此事,顿时变得惶恐。在高琼的追问下,她含泪道出了真相:丽丽确实是姚敏的孩子!高琼大叫:“妈,这怎么可能呀?你是不是老糊涂了!”张菊英老泪纵横:“都怪我当时一念之差,我这么做,也是不想让王语诚跟你离婚呀。”

  10年前,高芳将孩子抢来后,张菊英担心她做傻事,把她看得很紧。谁知最后高芳慌忙中,错将男婴抱走,回到家才发现抱错了,她准备将男婴送回。岂料,在小区门口与廖雄狭路相逢,引发了人间惨剧。事后,张菊英出于对廖雄的憎恨,又因高琼不能生育婚姻告急,便隐瞒了真相,将丽丽交给了高琼抚养,谎称是抱来的孩子。不知情的高琼和丈夫王语诚很喜欢这个女孩,丽丽成了他们婚姻的黏合剂,皆大欢喜。张菊英痛苦地说:“我也没办法,丽丽送到你那后,你们把她当个宝,我只能将错就错。孩子也是无辜的,经不起折腾……”这晚,高琼躺在女儿身边,丽丽睡梦中还亲昵地抱着她,一夜无眠,高琼的泪水把枕头浸湿……

  翌日早晨,高琼红肿着眼睛对母亲说:“妈,过完寒假我就把丽丽转到你这里上学。孩子是无辜的,受不了折腾,我也不能失去女儿。”张菊英表示赞同。

  2013年春节后,廖雄独自回到重庆,姚敏留在成都,发誓要把丽丽的身世弄清楚,可丽丽不见了。姚敏设法打听到了高琼夫妻众亲属的住址,一家一家找,终于在资阳市的张菊英家发现了丽丽的踪迹。

  2013年4月12日下午,姚敏在放学的路上拦住了丽丽。许是血缘使然,丽丽看着这个陌生阿姨,没有半点排斥。姚敏谎称是表姨妈,聊天间,她取得了丽丽的两根头发,才恋恋不舍地离去。4月19日,姚敏在成都华大方瑞亲子鉴定中心拿到了她与丽丽的鉴定结果,显示两人的亲缘关系为99。999%!拿到鉴定书,姚敏百感交集:“孩子,我们骨肉分离这么多年……”

  相拥共同的女儿

  读懂母爱多么痛的领悟

  得知鉴定结果,廖雄又悲又喜。这些年,他背负着害死前妻和亲生女儿的罪孽,内心负重如磐。若不是机缘巧合发现女儿境况,他还会被欺瞒一辈子!他和妻子带着亲子鉴定书奔赴成都。一时间,两家人剑拔弩张,姚敏再次与拼命护女的高琼大打出手,造成姚敏眼底出血,高琼头皮撕裂,两败俱伤。

  两天后,姚敏与廖雄赶到资阳,丽丽已被转移。姚敏打算报警,张菊英哭诉道:“高琼养了丽丽十年,容易么?丽丽转学了几次,不明就里,心里有多难受?她在这儿,每天都问我,是不是爸爸妈妈出了事。现在,我拼了老命,也不会把丽丽还给你们!”听了老人的话,廖雄沉默了,他感到自己的人生太失败了,就像第一笔就起错了的画,只好一路潦草下去。姚敏气愤地说:“我也是个受害者!丽丽是我的亲生女儿,我非常担心你们高家现在知道了实情,会对她不利。你们把她怎样了?”张菊英冷硬地说:“你说这样的话,太没有良心了!十年的感情,不是说断就能断的。不管丽丽是谁的女儿,她都是我们高家的命根子,我们离不开她,她也离不开我们!”姚敏不依不饶:“你们不还孩子,我就报警,让你们坐牢!”

  廖雄和姚敏连夜赶回成都,次日清早,他们前往成都市公安局,途经成都市二小,姚敏呆呆地注视着走进校园的孩子们,伤感地说:“我一定要把丽丽夺回来,送到这种条件好的学校读书。”廖雄的心一阵痉挛:“我们还是别报案。想想丽丽,因为我们,她连念书都不可能了。”姚敏站住了,她仿佛看到丽丽在陌生的校园孤单独行,可怜巴巴地翘首盼着父母来接她……

  4月26日,姚敏和廖雄克制怒火前往高琼家,其丈夫王语诚恼怒地说:“高琼被你们逼得卧床不起,两天粒米未进,你们是要把人逼死?”廖雄和姚敏愣怔片刻,默默离去,认亲一事至此陷入僵局。姚敏急于认女,天天以泪洗面。就在这时,廖雄想到当地一档情感心理调解栏目,便打电话求助,希望能在心理专家的帮助下,化解双方宿怨,解开大家心结。栏目组派专员走访了双方当事人,并见到了丽丽,她已暂时中断学习,寄居在资阳宝台镇一个远亲家里,精神状态很不好。

  7月6日,在四川卫视某档节目录制现场,在主持人和心理专家的调解下,姚敏与高琼由最初的恶语相向,到最后深受触动,渐渐放下了仇恨。调解过程中,节目组播放了有关丽丽的视频,当姚敏看到丽丽和养父母昔日甜蜜合影、幸福生活的片断,尤其是高家知道丽丽是仇人之女后,并没有改变对女儿的爱,她被深深震撼了:十年的养育,高家与丽丽已经唇齿相依,无法分离,而如果强行分开,就像人的肌体撕裂一样,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痛。

  当天回到家中,姚敏拿起笔,在纸上写下“留下丽丽”和“夺回丽丽”两个条目,再分别写下各自的利弊。廖雄拿起纸,看到在“留下丽丽”的条目分析中,是对丽丽有利而让姚敏痛苦的;而在“夺回丽丽”的条目分析中,是姚敏开心而丽丽却遭受心灵重创……最终,姚敏一笔划掉了“夺回丽丽”,那重重的一笔,戳破了纸张,像一道疼痛的伤口!

  这真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,无论如何选择,势必都有人受伤,那是一种剜心般的痛啊!廖雄泪流满面地搂住妻子,轻轻地问:“老婆,骨肉对面不相认,你承受得了吗?”姚敏哽咽着说:“丽丽才十岁,心理专家说,这个年龄正是情感开始成型的时候,我们如果此时认亲,丽丽也会知道她的身世,对她会造成巨大的伤害,这种伤害将来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修复,都难以愈合……高家对她如此珍爱,也是她的福气。我不忍心伤害丽丽,也不忍心伤害高家人,我们亏欠高家太多……”廖雄感叹得直落泪。

  两天后,廖雄和姚敏再次拜访高家。高琼夫妇也放下了敌意,心平气和地说:“这些天我们也想通了,孩子跟着亲生父母,享受到的爱会更浓烈,我们不能再自私下去。虽然你们愧对高家,但上天也惩罚了你们,让你们少享受了十年的天伦之乐,我们却因祸得福,尽享了十年的母女、父女情……丽丽的去留,你们做主。”一番大义的话,说得姚敏哽咽了:“你们把丽丽接回成都吧,她马上要读四年级了,不能耽误她的学习。”高琼愕然道:“你们打算怎么样?”姚敏说:“其实我已经单独见过她一次,我对她说我是她的表姨妈,以后,就让她把我当成表姨妈吧!我和廖雄商量好了,等丽丽满了18岁,再告诉她真相,她可以自己选择……”话音刚落,高琼已经泣不成声。王语诚感慨地说:“你们能这样想,真是太好了!就让我们两家人为了丽丽放下仇怨吧。”他向廖雄伸出了双手,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,四个人都红了眼圈。姚敏真诚地对高琼说:“你比我大四岁,我就叫你姐吧!”高琼连连点头:“好!我们从此是姐妹!”两个女人相视一笑,屋子里弥漫着温暖祥和的气氛。

  因为宽恕,所以温暖。2013年7月15日,廖雄亲自驾车,两家人赶赴资阳,将丽丽接回了成都。丽丽相信了父母的说辞,对“表姨妈”和“表姨父”感到一种天然的亲昵。当时正值暑假,高琼提议让丽丽去重庆住一段时间,姚敏悄悄问她:“你对我们放心吗?”高琼说:“说完全没有担心是不可能的,但你也是妈妈,我必须放心!”

  从此,成都与重庆之间,600里之遥,生母与养母相拥共同的血脉,亲情如候鸟翩飞,在这个喧嚣的尘世留下一缕清幽的芬芳,一道动人的风景……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