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亲情故事 > 母爱故事

有爱就会有奇迹

小故事网 奇迹的故事 时间:2015-11-19 黄胜

  一、编外“妈妈”

  星期日下午,刘婷婷趁妈妈不注意,溜出了家门。她和几个同学约好,要去江边游泳。不料,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忽听背后有人喊她:“婷婷,是不是要去游泳啊?江里水急,千万别玩水。”

  有爱就会有奇迹刘婷婷不由皱皱眉。不用回头,她也知道又是那个打扫小区卫生的王阿姨。本想不理她,又怕她回头跟爸爸妈妈告状,刘婷婷便没好气地回答:“不是,我要去趟超市。”

  出了小区大门,刘婷婷就见同学张燕正冲这儿探头探脑,身上还挂着只游泳圈,怪不得王阿姨问自己是不是去游泳呢。想到这里,刘婷婷忍不住回头,却见王阿姨还站在那里,在冲着自己笑呢。刘婷婷知道瞒不下去了,只得放弃游泳计划,对张燕说自己不去了。张燕不高兴地问为什么,刘婷婷努努嘴,说没办法,被我爸妈雇的探子发现了,回头又要告密了。

  说起王阿姨,刘婷婷就一肚子的气。从她记事起,王阿姨好像无处不在,而且特别好管闲事,简直比刘婷婷的亲生父母都上心。背地里,刘婷婷不知咒了她多少回。

  见刘婷婷没去游泳,王阿姨笑眯眯地明知故问:“婷婷,怎么又不去超市了?”

  刘婷婷冲她一翻白眼:“你管得着吗?”说完,扬长而去。

  回到家,刘婷婷越想越生气,忍不住向妈妈发牢骚,说那个王阿姨怎么这么多事啊。

  妈妈一听就明白了,她对婷婷说,王阿姨可是贵人,她管你那是关心你。

  刘婷婷愤愤地说:“什么贵人?我看她就是狗拿耗子,跟咱非亲非故的,谁让她管啊?下回再管我就对她不客气。”

  妈妈一听,沉下脸说:“不许对王阿姨不礼貌。婷婷,王阿姨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照顾你,她是看着你长大的,所以才关心你。而且,她对你有救命之恩,要不是她,你现在早被人贩子卖到穷山沟去了。”

  刘婷婷不吭声了,尽管对那次被拐的经历毫无印象,但每次听妈妈说起,她都会感到一阵阵后怕。据妈妈说,她三岁那年,被一个人贩子拐走,幸亏被经常来小区收破烂的王阿姨救了下来,否则,说不定自己现在猫在某个穷山沟呢。

  妈妈又说:“你王阿姨也不容易,孤身一人,无儿无女,前些日子我见她这么疼你,还提出让你做她的干女儿呢,她听了,高兴得都掉眼泪了。”

  刘婷婷跳起来:“你少来,打死我也不当她的干女儿!”

  半月后的一天,刘婷婷上体育课时突然晕倒,起初大家都以为是贫血,到医院一检查,结果却如晴天霹雳,一下子把一家人震蒙了:她竟患了尿毒症。

  检查回来那天,一家人在小区门口下了出租车,第一眼就看到王阿姨。王阿姨好像等很久了,飞跑到近前,紧张地问:“大哥、大姐,婷婷……不要紧吧?”

  婷婷不想别人可怜自己,说:“妈,我累了,我想回去休息。”王阿姨赶紧说:“你们快回家休息吧。”她轻轻拉了婷婷妈一下,示意她等一等。等婷婷走远后,她红着眼圈,低声问:“婷婷妈,婷婷的病到底要不要紧?”

  婷婷妈再也控制不住,一下子就落了泪,“王姐,婷婷的命怎么这么苦啊?”

  王阿姨的脸刷一下就白了,“难道……难道是没治了?”

  婷婷妈解释说:“那倒不是,现在只能靠透析暂时维持,要想彻底治好,只有换肾这一条路。”

  王阿姨眼睛一亮:“那就换啊,钱不够吗?我这儿有两万块钱,前几天就取出来了。你等着,我这就去拿给你。”

  婷婷妈拉住她,苦笑道:“不是钱的事,换肾不是那么容易的,首先必须要有合适的肾源,若没有肾源,就是家财万贯也……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王阿姨怔了半晌,突然说:“不就是换肾吗?咱们有,我把我的肾换给她就是了。”

  婷婷妈感激地说:“王姐,我替婷婷谢谢你。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把婷婷的病治好的,即便移植,也是先移植我们的。”

  第二天,刘婷婷住进了市中心医院。同时,她父母也入院进行配型检查。结果出来后,医生将婷婷父母叫到办公室,吞吞吐吐道:“你们孩子的血型……有点奇怪……”

  婷婷爸说:“董医生,有话请明讲。”

  董医生说:“你们两人都是A型血,你们女儿的血型却是B型,这是不可能的啊。”

  婷婷的父母对看一眼,婷婷爸说:“董医生,是这样的,这个女儿是收养的。”

  董医生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这就难办了,你们俩显然都不适合。如果没有亲人捐肾,现在就只能等适合的肾源了。”

  婷婷爸问:“那要再等多长时间?”

  董医生说:“这个就难说了,等待肾源的病人非常多的,很多人等了五六年都没等到。”董医生提醒说,能不能想办法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,或者兄弟姐妹,看看他们是否愿意为她捐肾。

  婷婷妈闻听眼睛先是一亮,但随即黯淡下来。婷婷说是收养的,其实是花钱买来的。当年,一个在街头摆水果摊的安徽女人将一个不足岁的女婴抱给他们,说这孩子父母双亡,如果他们想收养的话,需要给孩子的爷爷一万元。结婚多年尚未生育的婷婷父母盼子心切,明知对方可能是人贩子,但还是痛快地付了钱。那个安徽女人第二年就出车祸去世了。要找婷婷的亲人,简直比大海捞针都难。

  婷婷妈绝望地问:“她爸,我们……该怎么办呢?”

  “婷婷福大命大,肯定没事的。”婷婷爸安慰说,“要是有好心人愿意捐肾给婷婷就好了。”

  婷婷妈心中猛然一动,她记起,昨天王姐说过,如果需要,她愿意捐肾给婷婷。

  二、我只有一个要求

  婷婷妈刚回到家,王姐便来找她,问婷婷怎么样了。婷婷妈只得实情相告。王姐似乎早已经知道婷婷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并不吃惊。听完后,她平静地说:“那咱们上医院吧,我把我的肾给婷婷。”

  婷婷妈见她这么痛快,感激得不知说什么才好:“王姐,我替婷婷谢谢你了。你的大恩大德……”

  王姐眼圈一红,打断她:“你别说了,我和婷婷……有缘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婷婷妈说:“王姐,我知道你也不容易,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,我和她爸爸一定尽力满足你。”

  王姐想了想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说出来你别生气。”

  “你说,只要我们能做到。”

  王姐的脸突然红了:“我虽然结过婚,但没有孩子,心里一直把婷婷当成我的孩子,我想……我想……等婷婷康复后,能不能让她喊我一声妈妈?只要她喊一声就够了。”

  婷婷妈没想到只是这个要求,忙说:“能,当然能。王姐,你就是婷婷的再生父母,别说一声了,我会让她这辈子都喊你妈妈。婷婷能有你这样一个妈妈,是她的幸运呢。”

  王姐听了,顿时容光焕发:“只要她喊一声,我就知足了。走,我们这就去医院。”

  到了医院一查血型,王姐的血型跟婷婷一样,B型,适合移植。

  但是,当董医生问清王姐的身份后,却说不能移植。因为为了防止人体器官买卖,法律对于身体健康者捐献器官有规定,只允许被捐献者的配偶、直系血亲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捐赠,王姐和婷婷之间没有亲属关系,彼此不能捐赠器官。

  王姐争辩说:“我们不是买卖器官,我是完全自愿的呀。”

  董医生遗憾地摊摊手:“没办法,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。”

  王姐目光绝望,突然说:“对身体健康者是这样规定的,那我要是死了呢?我要是死了是不是就可以把肾给婷婷了?”

  婷婷妈没想到她为了婷婷竟然命都不要了,忙拦住她:“王姐,你别做傻事,我们可以再想其他办法。”

  王姐情绪激动:“还有办法吗?”

  婷婷妈强自一笑,说:“我们会想办法找到婷婷的亲生父母,只要找到他们,婷婷就有救了。”王姐身子一震,沉默片刻后,泪水突然喷涌而出,哭着说:“其实……我,我就是婷婷的亲妈。婷婷,是我的亲生女儿!”

  这话一出,婷婷的爸妈均被震蒙了,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  婷婷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怔了半晌才问:“王姐,你说什么?婷婷是你的女儿?这怎么可能呢!”

  董医生说:“你不要为了捐肾就胡说八道,证明母子关系需要有切实证据和法律承认的文件,可不能信口开河。”

  王姐取出一张照片,递到婷婷妈手里,说:“这是我女儿的满月照片,你看,她的额头是不是有一道疤痕?”

  照片上孩子的额头的确有道明显的疤痕。婷婷小时候额头上也有一道疤痕,可这也不能证明婷婷就是她女儿啊。王姐又问:“婷婷是不是一个卖水果的安徽女人卖给你们的?”婷婷妈一惊,不由自主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就对了。”王姐又拿出一张出生证明和一封证明信,“这是我女儿的出生证明和丢失后派出所出具的失踪证明。”

  婷婷妈看完那张照片和出生证明后,心中已信了五分,她问道:“你的女儿是怎么失踪的?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”

  王姐目光迷离,陷入回忆之中,许久,才慢慢地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  王姐生活在皖南一个穷山村里,婚后,接连三胎生的都是女儿。婆家重男轻女,为了传宗接代,逼她继续生育,对三个孙女也没好脸色,小女儿额头上那块疤,就是婆婆抱她的时候,掉到地上磕破的。为了躲避计划生育,王姐怀第四胎的时候,东奔西走当了超生游击队,谁想途中意外流产,不但失去了腹中已成型的儿子,医生还告知她再也不能生育了。当她回到家中后,却得知小女儿被人拐走了。后来才知,那是婆家为了少被罚款,为将来的孙子腾名额,把孩子给卖了。得知真相后,王姐与婆家的矛盾越来越深,婆家又嫌弃她不能再生育,不久后,她就跟丈夫离了婚。离婚后,王姐就四处寻找小女儿,经过打听,她得知孩子是婆婆托邻村的一个女人卖掉的,就去找这个女人。通过这个女人又去找她的下家,几经周折,终于打听到最后是一个卖水果的将女儿出手的,于是辗转找到了这里。因那个卖水果的安徽女人已死,线索就此中断了。王姐大海捞针一样,以收破烂为名,走街串巷,到处打听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年后,她终于找到了婷婷。

  婷婷妈听王姐说完,心中已信了八分,但也有不少疑问,她问:“既然你多年前就找到了婷婷,为什么没有认她呢?”王姐苦苦一笑:“我这么做是为了婷婷。一开始我也想把她带走的,当年婷婷失踪,其实,那是我找到机会把婷婷抱走的。”

  婷婷妈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那时候你天天在小区门口转悠着收破烂呢……可你为什么又把婷婷送还给我们了呢?”

  王姐幽幽地说:“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过上幸福的日子。那天,我抱着孩子到了火车站,冷静下来后,却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。我已经无家可归,婆家不能回,而娘家也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地。想到女儿以后要跟着我受苦,我就开始后悔了。我思前想后,觉着你们是真心对婷婷好,婷婷跟着你们,能够有一个完整的家,可以当城里人,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,可以过幸福的一生。而我,却什么也不能给她……”

  她喘了口气,接着说:“后来,婷婷醒了,吵着找妈妈,我就顺水推舟,编了一套谎言,说自己是凑巧从人贩子手里救下了她,然后把她送回到了你们身边。这些年, 我虽然不能认女儿,但能亲眼看着她长大,看她健健康康,我心里比谁都高兴。还有,我也打心里感激你们夫妻,你们像亲生父母一样疼爱她,为她付出了那么多。”

  婷婷妈听到这里,心中已无怀疑。王姐接着说:“本以为婷婷福大命大,能平平安安过这一生,没想到,她会突然得上这种病。你们夫妻为她做了那么多,如今,该轮到我为孩子做点事情了。”

  三、爱的奇迹

  董医生也是感慨万千,他说:“孩子是不幸的,但又是幸福的,因为她有你们这些疼爱她的父母。”

  婷婷父母和王姐从医生办公室出来,婷婷妈抱歉地对王姐说:“王姐,真没想到你是婷婷的亲妈,天天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却不能相认,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。现在好了,你们母女马上就可以相认了。”

  王姐轻轻摇摇头,说:“我不配做婷婷的妈妈,也从没奢望她能认我这个妈妈,能天天看到她,我就知足了。”婷婷妈伸手拉着她,要带她马上去病房母女相认。

  王姐却挣脱开来,说:“我觉得,还是不要让婷婷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“为什么呀?”

  王姐苦笑道:“她那样爱你们,如果知道自己是收养的,肯定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的。她身体不好,我们还是不要刺激她了,让她安心做手术吧。”

  婷婷妈突然想起前日王姐提的那个要求,问道:“可是,你不是想让婷婷喊你一声妈妈吗?”王姐眼圈一红,“是的,我做梦都想。来日方长,等婷婷康复了,就按你以前的提议,让她做我的干女儿,一样可以喊我妈妈的。”

  婷婷妈不同意:“你这个亲妈却只能做干妈,也太委屈你了,对你不公平。”

  “没什么,只要为了婷婷好,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。咱们就这样说定了,为了婷婷,咱们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。”

  接下来,婷婷爸去找了在公安局工作的同学,尽管证明王姐和婷婷是母女关系的证据还不充足,但还是很快就把证明开好了。医院研究后,同意了王姐为婷婷捐肾的申请。经过配型成功后,确定了手术日期。

  手术前,婷婷得知是王阿姨为自己捐肾,又是意外又是感激,她偷偷问妈妈:“妈,你们是不是给了她一大笔钱?”婷婷妈摇头道:“一分钱没花。婷婷,你王阿姨是真心关心你啊。”

  “我不信,她图什么啊?”

  婷婷妈说:“其实,你王阿姨这么做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希望你叫她一声妈妈。她没有孩子,从小就那么喜欢你,希望你能做她的干女儿。”

  婷婷奇怪道:“她是不是有病呀,怎么就那么愿意当别人的干妈?”婷婷妈脸色一沉,“不许你这么说你王阿姨!”她叹口气,疼爱地看着女儿,“婷婷,你王阿姨是个苦命人,这次为了你,她可是把半条命都搭上了。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,这次手术下来,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情况呢。”

  婷婷听了这番话后,想到王阿姨对自己的一片真情,脸上不禁露出感激的神色,认真地说:“那好吧,我认她做干妈,大不了以后再多一个人管我就是了。”她眼珠一转,撅起嘴,做悲惨无比状:“天呢,她急着当我干妈,一定是为了以后名正言顺地来管我,我惨了!”

  婷婷妈不禁莞尔一笑:“你这孩子,有人管你还不好啊?好了,我这去把你王阿……干妈叫进来,记着,你可要改口喊妈妈呀。”

  婷婷做个鬼脸:“太肉麻,我叫不出口啊。”婷婷妈厉声说:“不叫可不行。”

  片刻后,王姐跟在婷婷妈身后走进病房,婷婷妈说:“王姐,以后婷婷就是你的女儿了,将来,她会像亲生女儿一样孝敬你。婷婷,快喊妈妈。”她冲婷婷不断使眼色。婷婷扭扭捏捏,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声:“妈……妈妈。”

  立刻,王姐泪如泉涌,几乎不能自已,嘴里语无伦次:“孩子……我的乖孩子……”

  婷婷吃惊地看着她,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声妈妈,为什么会让对方反应如此强烈?

  两个月后,刘婷婷体内移植的那颗肾脏功能完好,可以出院了。王姐因术后严重并发症,需要继续住院治疗,并住进医院的危重病房里。

  这天,婷婷爸为婷婷办理完出院手续,来到医生办公室跟董医生告别。董医生嘱咐道:“回去以后一定要密切注意婷婷的情况,如有不适,要尽快到医院来检查。”

  婷婷爸答应着,然后走到门边,先向外探头看了看,然后将门关严,返身从兜里拿出一张纸,放到董医生面前:“董医生,你看看这个。”

  董医生拿起来扫了一眼,疑惑地问:“DNA鉴定报告?”

  婷婷爸点点头:“董医生,我觉得婷婷跟王女士的相貌并不像,怀疑她是不是搞错了,所以前些日子就偷偷取了她和婷婷的血样,托朋友去做了DNA鉴定。这就是鉴定结果。”

  “两人不是母女?”董医生仔细看了看鉴定结果,诧异地问,“没搞错吧?那她怎么一心认定婷婷是自己的女儿呢?”

  婷婷爸摇头道:“得知这个结果我也很失望。我分析了一下,情况很可能是这样:虽然她女儿是那个安徽女人贩卖的,但那人肯定贩卖了不止婷婷一个孩子,而婷婷恰好额头上也有块疤痕,她这才错把婷婷误认为是自己的女儿。毕竟,她离开孩子的时候孩子还小,孩子的模样变化又快,她先入为主,完全凭此疤痕来认自己的孩子,加上别的条件相符,认错也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  董医生思忖片刻,说:“奇怪,婷婷移植的那颗肾脏工作良好,一点没有排斥反应,通常只有血缘至亲之间才会这样,说她俩不是亲生母女,我还真的不太相信。”

  婷婷爸感叹道:“也许,这算是爱的奇迹吧。两人虽然不是母女,但她对婷婷的爱,确实太深了。”

  董医生问:“接下来你怎么做?难道不想把事实告诉她?”

  婷婷爸说:“我也在犹豫,王姐为婷婷付出了那么多,如果得知真相,一定会很难过。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已经商量好了,等王姐康复出院,我们一定尽力帮助她寻找亲生女儿,但在找到之前,将错就错,就让婷婷做她的女儿,如果永远找不到,那婷婷就永远做她的女儿。”

 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,婷婷父母带着婷婷来到王姐的病房,向她告别。

  刘婷婷走进病房,看到病床上的王姐,快步扑上去拥住她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:“妈妈,我要出院了,说好了一块出院,你怎么还不好啊?快点好吧。”

  见到女儿,王姐脸上绽出开心的笑容:“太好了,我的宝贝干女儿要出院了,这可是大喜事。”

  婷婷突然脸色一板:“我不是你的干女儿!”

  王姐一怔,婷婷的眼里涌出晶莹的泪珠,哽咽着道:“妈妈,您是我的亲妈妈呀。”

  王姐大吃一惊,忙松开婷婷,狐疑地看了一眼婷婷的父母。婷婷妈微笑着道:“王姐,婷婷已经全知道了。”

  王姐又是感激又是不安,埋怨道:“不是说好不要告诉婷婷吗?”

  婷婷妈说:“是婷婷自己知道的。董医生说漏了嘴,前些日子,董医生见婷婷康复顺利,随口说到底是至亲之间的移植,不然手术不可能这么顺利。婷婷听到后就怀疑了,我和她爸一商量,只好告诉了她实情,希望你不要生气。”

  婷婷重新拥住王姐,满怀感激地道:“妈妈,谢谢你。”

  这一声妈妈,跟上一次叫含义又有不同,王姐闻听,止不住喜泪满面:“乖女儿,妈妈对不起你,你不恨妈妈吧?”

  婷婷使劲地摇着头。

  婷婷的父母在一旁,见此情景也忍不住眼圈发热,婷婷妈道:“王姐,今后婷婷多了一个妈妈来疼她爱她,是她的福分,怎么会恨你呢?”

  婷婷抬手轻轻为王姐拭去眼角的泪水,开心地笑道:“是呀,不过,妈妈,你以后再管我,我可不敢再跟你顶嘴了。唉,从今以后,我刘婷婷就更没有自由了!我这命,还真是苦啊!”

  一家人闻听,都不禁破涕为笑……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