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亲情故事 > 母爱故事

同桌的妈妈

小故事网 妈妈的故事 时间:2016-01-21 周晓春

  他本是聋哑孩子,却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学,学会了说话、唱歌,还考上了重点大学。

  这要感谢一位同学,一位和他同桌14年的同学。这个同桌不是别人,正是他最亲爱的妈妈。

  同桌的妈妈精美的石头会唱歌

  1999年9月1日,齐齐哈尔铁路六小一(3)班里,有两名特别的同学:一个是30多岁的妇女,在一群孩子中格外打眼,为了不影响后排同学的视线,她弓着身子,蜷缩在一个小板凳上;她的同桌是个孩子,一双空洞的眼睛东张西望,老师领着大家朗读课文,他却一声不吭……

  这是一个妈妈带着聋哑儿子在上课,妈妈叫陶艳波,儿子叫杨乃斌。

  1992年10月,陶艳波4个月大的儿子杨乃斌连续3天高烧39℃,生命垂危。虽然最后小乃斌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因为高烧烧坏了耳神经,导致极重度神经性耳聋,从此陷入了无声的世界。陶艳波带着孩子四处求医,但都无力回天。

  小乃斌3岁那年,陶艳波又怀孕了,她打算将小乃斌送到娘家找人带。临行前晚,看着儿子,陶艳波难掩心中的不舍,流下了眼泪。突然,一双温暖的小手伸过来,帮她轻轻地拭着泪。月光照在小乃斌的脸上,小脸上写满了对母亲的依恋和担心。没有任何言语,那温暖的小手、那关切的眼神,却完成了母子间震撼心灵的交流。陶艳波抱紧儿子,毅然决定今生只要乃斌这一个孩子。不久后,她打掉了腹中的孩子。

  第二年,陶艳波去北京聋儿康复中心唇语班学习,回来后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儿子。可唇语实在太难、太枯燥了,陶艳波就想办法在游戏中教他。一年后,杨乃斌终于学会了全部字母的发音。

  小乃斌到了上小学的年龄,陶艳波担心聋哑学校没有语言交流环境,会影响儿子,便坚持送儿子上正常小学。在她的再三恳求下,齐齐哈尔铁路六小收下了小乃斌,并且同意陶艳波跟孩子一起上学,充当孩子的耳朵。

  那本毕业证

  求学路上,任何正常的孩子都会遭遇难题,更何况杨乃斌这样一个失去听力的孩子。刚开始,一堂课下来,杨乃斌常常是一无所获。陶艳波必须晚上放学回家后,将白天上课的内容一点点“讲”给儿子听。但杨乃斌听不见、说不出,其他孩子很容易就学会的一位数加减法,他却几个月都学不会。

  但陶艳波没有放弃,越发拼命地教孩子学习和说话。渐渐地,杨乃斌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唇语,可以凭借助听器和唇语的帮助,进行一些简单的语言交流了。

  一天放学回家后,陶艳波给儿子讲加减乘除混合运算,小乃斌怎么也理解不了。反反复复折腾了几个小时,杨乃斌终于失去了耐心,一把将助听器扔到地上。陶艳波气得狠狠给了儿子一耳光,杨乃斌委屈得哭了:“妈妈,我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?我为什么听不见?我好害怕……”看着儿子脸上的巴掌印,陶艳波心疼极了,哭着将孩子搂进怀里,为儿子拭去眼角的泪水,柔声抚慰:“别怕,妈妈就是你的耳朵,只要你努力,一定能学好。”

  听了妈妈的话,杨乃斌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,学习更加勤奋,人也开朗自信起来,成绩有了很大进步。

  陶艳波从电视里看到有一种先进的人工耳蜗,能大大提高听觉障碍者的听力,但手术费要24万元。她尽其所能地到处凑钱,终于在一个月后带着杨乃斌到北京做了安装人工耳蜗的手术。

  将捕捉到的声音转换成语言,还需一个艰辛的过程,陶艳波又带着儿子开始了听力训练。一年后,杨乃斌慢慢适应了利用人工耳蜗与人交流。只是上课时他只能听懂30%,依然离不开母亲的耳朵。

  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2005年8月,陶艳波卖了老家的房子,带着儿子到天津定居。

  在天津51中,校长了解到母子俩的感人经历,并在对杨乃斌进行了现场考试后,当即安排他进了实验班。陶艳波又提出要和儿子当同桌的请求:“我可以自己带小板凳……”校长笑了:“都是大孩子了,有的个头比你还高呢。”这时陶艳波才恍然记起,不知不觉间,她已经陪儿子上学6年了……

  初中课程多,因为精神高度紧张,压力大,陶艳波的头发整片整片往下掉。看到妈妈这样,杨乃斌很是心疼,他在网上看到吃何首乌能长头发,便买来何首乌熬成汤药给妈妈喝。

  2008年6月,杨乃斌以优异的成绩初中毕业,学校特别向教委为他申请了一张毕业证。毕业典礼上,校长让杨乃斌亲手将毕业证送给妈妈。那一刻,整个操场静了下来,杨乃斌走上前向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,当他抬起头时,已泪流满面……

  这不是奇迹

  2008年9月,杨乃斌考入了市重点——天津市民族中学。

  高中3年里,杨乃斌和妈妈仍然坐在第一排。高中的孩子比陶艳波的个头还高,她不需要再坐小板凳了,可长年累月保持如此姿势,她的腰真的弯了,背也驼了,而儿子却一天天高大英俊起来。

  上课时,只要老师不板书时,陶艳波就将老师的提问快速记录下来,拿给儿子看。45分钟一堂课,她一秒钟都不敢走神,每上一节课就像是打了一场仗,手上、身上全是汗。高中3年下来,陶艳波的课堂笔记整整装满了4个大箱子。

  紧张的“教学”生活让陶艳波身体严重透支。上小学时,陶艳波视力还很好,到了初中,已经要戴眼镜了,高二分科后,她的视力更是大不如前,近视增加到500度,鬓角也有了缕缕白发。但她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,杨乃斌不仅学习不断进步,听力也大有长进,在课堂上可以听懂讲课内容的50%了。

  高中3年很快过去,离高考只有两个月了,母子俩开始了全力冲刺。陶艳波白天要全神贯注地记笔记,放学后还要做饭。每天,都是儿子上床休息了,她才赶紧洗衣服、收拾屋子。一天晚上,擦地板时她一下子晕倒在门边,被儿子发现时已是凌晨时分……

  2011年6月,杨乃斌参加了高考,并以568分的成绩被河北工业大学机电专业录取。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陶艳波心里无比自豪:“别人的孩子19岁上大学,我儿子也是19岁上大学,一点儿没耽误,我为我儿子感到骄傲!”

  为了让儿子将来能顺利融入社会,陶艳波极力支持儿子参加大学期间的各种活动,杨乃斌的听、说能力都得到了快速提高,可以和老师同学流利地交流了。后来,他还跟着同学们学会了唱歌、跳舞。2012年1月,杨乃斌参加大学一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,所有科目均以良好以上的成绩获得通过。

  新学期开学后,杨乃斌提出不再要妈妈陪读了,他要独自开始学习和生活。陶艳波同意了,13年了,三口人的生活一直靠丈夫一人维持,她想出去找份工作,帮丈夫减轻一点儿经济负担,也好尽快攒够钱给儿子的另外一只耳朵植入人工耳蜗。如果儿子两只耳朵都能听到声音,他的生活将大有改观。

  2012年2月11日,陶艳波被评为天津“真情2011都市年度人物”。颁奖典礼的直播现场,杨乃斌一曲声情并茂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让陶艳波泪如雨下。主持人问陶艳波:“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,支撑你创造了这个让石头唱歌的奇迹?”陶艳波轻轻拭去眼角的热泪,说:“我觉得这并不是奇迹,任何人都可以做到,只要他相信石头也能唱歌……”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