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故事网!一篇故事,改变一生
您现在的位置: 小故事网  >> 爱情故事 >> “剩女”要出嫁

“剩女”要出嫁

小故事网 www.xiaogushi.com 2012-4-27 10:49:15

不是跟你吹,在实力雄厚的天盛公司,本姑素有“张巧舌”之称。就说今天下午吧,我朱唇轻启,侃侃而谈,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摆平了一个难缠的新客户,轻松签下了上百万元的订单。捷报再传,老总兴奋地一拍他那油光发亮的脑门,“张小姐,这月奖金,至少3万!”

  老总向来说话算数,3万块板上钉钉地进了我的账户。回到办公室,心里正美着呢,手机突然“叮铃铃”地响起来。我以为又有重要的谈判任务,赶忙按下接听键。可尚未开口,一阵叽叽喳喳的喊叫声便撞得耳鼓嗡嗡直响:“老同学,是我,刘茜茜。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,这个周末我要穿婚纱,做新娘了!”

  刘茜茜是我的大学同学,同寝密友。当时,我所住的寝室共有姐妹8人。转眼十多年过去,姐妹们相继结婚,人家小宋最早成为人妻,眼下孩子都能打酱油了;就连染有“情洁癖”的刘茜茜,再过两天也将走进围城,而我,唉,至今仍是“光杆女司令”一个!

  “茜茜,祝你幸福。”我说。刘茜茜喜不自禁地接着嚷:“别光祝我幸福啊,你也要抓紧,赶快把自己兜售出去得了。不然再过两年,你可真成‘齐天大剩’了”

  我没再听刘茜茜磨唧下去,苦笑着挂了机,顺手从手包里拿出了日记本。打开第一页,四个大字“剩女心经”映入了眼底。一页页翻看,25岁那年,我正式成为“剩斗士”;28岁,我“光荣”地加入了“必剩客”的行列;如今,同事们私下笑称我是“斗战剩佛”。刘茜茜说得对,再过两年,我就将被尊为“齐天大剩”!

  “后天,刘茜茜要结婚了。当年的八姐妹,只剩下我还没找到另一半。不,我坚决不做最后的剩女。可是,我的爱情在哪儿?在哪儿!?”我闷闷地涂写了几行,忽觉心烦得要命,便收起日记本,冲出了办公室。来到楼下,我冲着司机大刘一招手:“去醉香阁!”

  醉香阁是一家星级酒店,每次遇到闹心事,我都会去那儿买醉。我天生抗拒开车,公司老总也大方,就指定大刘做我的司机,随叫随到。大刘这人驾技不错,可生性木讷,不爱说话,像极了闷葫芦。这一路,大刘只说了一句话: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

  这不废话吗?到了地儿不下车,难道让我陪你这根木头啊?我没好气地嘟囔着,快步走进了醉香阁。许是受到刘茜茜要结婚的刺激,我喝起酒来就跟喝凉水似的,一杯接一杯地往肚里灌,直灌得头重脚轻,瞅人都重影。这时,一个中年男子走来,不怀好意地笑着说:“小姐,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?”

  “滚!”我强支着站起,脚下却一软,又跌进了座椅里。中年男子见状,忙伸手来扶。糟糕,他的手直接落向了我放在桌上的手包!包里,有大把的银行卡。我张口要喊,却见男子瞬间长个了,一下子长高了半米多!

  怎么回事?难道他是齐天大圣,有七十二般变化?不等我想明白,男子已横飞出去,“咕咚”一声摔了个吃屎。

  是大刘。大刘救了我的驾。大刘扶起我,重重地踢了那个男子一脚后走向门外。凉风吹来,我顿觉胃里一阵翻腾,“哇”地吐了大刘一身。

  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我咕哝着一头扎进车内,靠在了副驾驶位上。大刘脱下被我弄脏的外衣,也上了车。

  “张小姐,去哪儿?”

  “随便。你是司机,你说了算。”我大着舌头,含含糊糊地诉苦:“大刘,你说,你说我有学历,有工作,长得也不是传说中的歪,歪瓜裂枣,可我怎么就成了剩女?”

  大刘绝对是世上最忠实的听众,只顾开车,一声不吱。

  “你不说话,那就是不知道。”我自说自话,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也想谈恋爱。只是,只是……”

  我絮絮叨叨地说,我家境不好,为了供我上大学,父母房子都卖了。你说,我能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谈情说爱吗?不能。大学毕业后,我开始读研,找工作,买房。等一切都安顿下来,我才发觉别人瞅我的眼神就像瞅怪物。我是怪物吗?不是!我的条件并不高,不论穷富,只要他能好好爱我就行。谁知我处的第一个男友却是个花心大萝卜,除了我,还有四个女人围着他转。我找的第二个男人,信誓旦旦地说会为我生为我死,其实是为了我的钱。因为相处没几天,一个女人便抱着孩子打上门来,破口大骂我是狐狸精!从那以后,我对爱情失望了。大刘,我真的不想做剩女啊。对了,我给你朗诵一段我写的“剩女心经”吧。我掏出日记,很大声地念:我是多么地渴望找到那个能陪伴我一生的人,多么地渴望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……

  念着念着,早已泪流满面的我不知不觉间竟靠在大刘的肩上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看看灯影黯淡的窗外,我问:“几点了?到哪儿了?”大刘递来一瓶纯净水,说:“半夜11点。丽园小区。”

  什么?11点?我晃出醉香阁时也就8点,这3个多小时他一直没动地方,任由我靠着?我忙坐正了身子,带着歉意说:“对不起,我,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,没少说胡话吧?”大刘笑笑,回道:“没有。”

  我忽地想起刘茜茜要结婚的事,吞吞吐吐地说:“后天我的一个朋友要结婚,你,你能陪我去吗?”

  大刘回答得仍是那么简单:“行。”

  “你别这么快答应我。我的意思是,是……”我难为情地补充说,“是想请你客串一下我男朋友的角色。”

  大刘侧脸看过来:“为什么是客串?”

  “因为,因为我不想让朋友们说我是没人爱的剩女。”说不清为什么,在吐出“剩女”这个词时,我的心底竟然一酸,眼泪差点又跌出眼眶。

  大刘定定地看着我,看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开口:“你错了。其实爱你的人很多,只不过你光关心工作,忽视了他们。”

  我没错!我真想扯起大刘的耳朵大喊:你个不开窍的闷葫芦、木瓜,我早就喜欢上你了,从你给我开车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。今晚我故意喝醉,借着醉意跟你诉苦,像疯子似的给你念剩女日记,靠在你肩上放心地睡到半夜,都是我事先策划的。就连那个在醉香阁图谋不轨的男子,也是我花钱雇来考验你的!但话未喊出口,大刘已打开了轿车的头灯。雪亮的灯光里,我看到了两个人。他们是我的父母,此时正相互搀扶着站在路边,眼巴巴地望着路口。

  “你给老人买了房子,每月给花不完的钱,你却没给老人一个完整的家。如果我没记错,你大概有一个月没回家了吧?每天晚上从这儿走,我都能看到他们在等你,天天到深夜……”

  此刻,我终于明白,这么多年,我一直在苦苦地等待爱情,殊不知父母却在苦苦地等我回家!

  “谁说剩女没人爱?你的爸妈爱你,我,我大刘也爱你。”说到这儿,一向木讷的大刘脸“腾”地红了。

  我笑了,直笑得眼泪扑簌而下:“大刘,快跟我去见我爸妈。我要告诉他们,我再也不是剩女了。我要结婚,我要做你的新娘。”

  • 上一篇故事:
  • 下一篇故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