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经典爱情

中药丹方化解了川妹子英伦婚姻危机

小故事网 危机的故事 时间:2016-02-18 秋子 李玉

  四川姑娘王珈远嫁英伦,却因丈夫林格患有不育症,两人间又夹了个阴沉傲慢的婆婆,以至横生波折,婚姻亮起红灯。山穷水尽之际,王珈回国搬“救兵”,一纸神奇的药方妙手回春,令夫妻俩喜获千金。

  英伦之恋困于不育症

  中药丹方化解了川妹子英伦婚姻危机2000年,我在英国获得了中英比较文学硕士学位,进了一家剧社当脚本撰搞人。两个月后,我与读剑桥时结识的林格结了婚。林格是学化学的,英俊潇洒,而且非常爱我,我也十分爱他。 有好多个夜晚,我们漫步校园,吟诵着拜伦的美好诗句,沉浸在爱情之中。 婚后我们住进了英国纺织城曼彻斯特西郊林格的父母家。

  住进了格林家,我不亢不卑,工作之余,还做家务,料理花草本就是我的爱好,我把私家花园拾掇得像一座微型的中国园林。林格的祖父霍尔十分高兴,干脆把两个园丁辞去了。我们生活得还算融洽。霍尔是个二战老兵,在缅甸曾与中国军人并肩作战,也曾到过四川、云南,故对我十分友好。林格家到他这一代已是三世单传,其父已病逝,母亲简妮是英国贵族之后,待人傲慢,冷淡。

  林格的祖父霍尔经常指着私家花园说:“王,你不觉得花园里少了点什么吗?”我笑着摇摇头。霍尔说:“一个小宝贝。”我脸红了,是的,没有孩子的家庭,是一个不完整的家庭,生气也少了许多,在这一点上,不论东方西方其实都一样,更何况林格是三世单传。

  和林格商议后,我们打算生孩子,遂在夫妻生活中不再采取避孕措施。两年过去,我却并未怀上,林格家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,因为我们曾保证过要尽快生孩子。有一天,我和林格去看医生,医生告诉我,我的生理周期正常,输卵管也通畅,原因可能在林格一方。果然,林格被确诊为免疫性不育症,抗精子抗体呈阳性。这以后,婆母简妮总是带着疑惑的眼光审视我,仿佛我有问题似的。简妮出身贵族,祖上有人在鸦片战争中大发其财,后被打死在虎门炮台上,故她对中国人有偏见。我们都不喜欢对方。

  秋去春来,鲜花盛开。看到霍尔面对孤寂的花园那失望的眼神,我心生不安,这个慈祥和蔼的老人其实跟许多中国老人一样,同样渴望儿孙绕膝之乐。我与丈夫林格也焦虑万分,我俩同样渴望生一个宝贝。从此,我带着林格四处投医问药,我们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生育上,对人工授精,我和林格都不想采纳。

 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林格吃了不少西药,但其抗精子抗体仍呈阳性;一次接一次的失败,像灭火剂一样把希望之火浇灭了。林格灰心丧气,一蹶不振,开始找借口不愿回家和家人一道吃晚饭,有时深夜回家,我闻到他身上一股酒味。为此我和林格开始闹矛盾。我劝他正视现实,实在不行,我们还可以用人工授精的办法。林格带着哭腔向我承认,他在心理上无法接受让别的男人的精子进入我的身体。

  为缓和矛盾,我决定暂回四川成都探亲,用时间来修复我和丈夫林格的爱情。回到四川成都不久,一个瞬间的念头在我脑海闪过,中医药对付不孕症说不定就有办法呢?我四处求助中医专家教授,终于看见了一线光明。我十分高兴,当即给林格发了封电子邮件。不料林格的回音却异常冷淡,说英国那么先进的医术对不孕症都不能见效,中国药那苦苦的汤剂岂有回天之理?林格在邮件中竟一反常态叫我在四川成都老家多住一阵子吧。而此前丈夫一般是不愿我离开他两周以上的。此信叫我感到蹊跷,婆母那傲慢而冷淡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眼前。

  婆母插手夫妻险分离

  事后我得知,我离开的这一年里,林格竟在其母的唆使下,做下了对不起我这个当妻子的事。

  林格在一次聚会上,邂逅了一个伦敦女子曼莉,她是个典型的英国女子,苍白的皮肤,牙齿不太整齐,但显得端庄而典雅,加上一头金发,令婆母一见到曼莉便惊叹:小姐,你叫我仿佛回到了维多利亚时代。见母亲如此欣赏曼莉,林格更加得意,经常与曼莉约会。此举被林格的祖父霍尔多次好言劝止,但林格根本听不进去。曼莉频繁地到林格家,发展到最后,她索性与林格同居了。

  有一天晚上,霍尔到一个老友家去喝生日酒,完了后他一人慢行回家。快到家时,他瞥见曼莉在树林中正与一个拉美模样的男子在说着什么,好像两人还手拉着手,两人一见霍尔,立刻紧张地分开快速躲到树林中。老霍尔权当是花了眼。隔了几天,霍尔对曼莉的行踪开始了注意。有一个深夜,他跟踪了曼莉,果然又见到了上次见到的一幕,这回霍尔确信自己眼没花,便告诉了孙子林格。不料林格一听便说:祖父,你又喝醉了。霍尔的确有酗酒的习惯,这一点深受林格母子的厌恶。在林格与曼莉同居三个月后,曼莉在一天早上羞涩地告诉林格一家:她有身孕了。三人反应各异,霍尔十分怀疑,但他不露声色;林格惊喜交加,复又有一丝疑云;婆婆简妮则非常高兴:“我早说过我儿注定要给我添个英国的纯种孙子。至于王珈那个中国女人,还说什么吃中药治不孕的呢,现在看来,不孕的可能是她。”随后不久,简妮就劝儿子林格与我离婚,正式娶曼莉。

  在霍尔的反复规劝下,林格还是背着母亲到医院复查,结论仍是他抗精子抗体呈阳性。是夜回到家里,林格悄悄把结论告诉了祖父,两人疑窦丛生。爷孙俩一商量,雇了个私人侦探调查,原来曼莉是伦敦一个舞女的私生女,自幼生活在平民区,生活放荡,与很多男人有染,长到20多岁后,又与一拉美男子同居,这名男子并未取得英国国籍。曼莉看中了求子心切的林格一家,简妮想要英国纯种的想法令曼莉大受鼓舞,她打算待她生下拉美情人的孩子后,让孩子取得英国的合法身份后再坦白真相,带着孩子回到因此能顺利移民的拉美男子身边。曼莉万万没料到她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,她并不知林格患有抗精子抗体呈阳性的不育症。

  家庭矛盾终于激化,家里吵翻了天,林格大骂曼莉是伦敦平民区的婊子。霍尔则写信告诉我全部事情,并叫我立即赶回。简妮的反应也很沮丧,她愤怒地赶走了曼莉。

  接到霍尔的信后我百感交集,又十分难过,为什么林格不给我亲自写信,来求得我对他的原谅?其实这时的林格肠子都悔青了,他自觉无颜对我,不便写信给我。还有婆母简妮,她为何不给我道歉?经过反复思考,我认为我与林格情缘已尽,遂打算离婚。

  我把准备离婚的文书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林格,孰料很久都没有回音。半年后有一天我在四川成都父母家中突然接到一封寄自联合国的信,拿着信时我挺纳闷,这是谁会从联合国寄信给我?拆开后我惊呆了,原来这是发自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慰问信。林格于半年前由于接到我的离婚申请万念俱灰,他采取了不予正视的态度,去参加了维和部队,在执行任务时,被地雷炸失了一条左腿,我作为他法定的妻子,故维和部队寄信于我。这时霍尔再次给我来信,解释自己的孙子早已幡然醒悟,从与林格的交谈中,霍尔告诉我自己的孙子林格仍是多么爱我,时常在梦中喊我的名字。我想霍尔决不会说谎,我百感交集。一想到我和林格当年的爱情以及他那张洋溢着朝气的笑脸,我再也坐不下去了,立即飞赴英国曼彻斯特。

  真情相爱中医送千金

  我的出现令林格一家颇感意外,婆婆十分不自然,祖父霍尔则表示了对我的热烈欢迎。婆婆简妮白他一眼说:“你怎么知道她来不是为和林格离婚的呢?”我无需申辩,而是径自走到林格身边,凝视着他那蓝色的眼睛,问:你还爱我吗?林格不做声,半晌才说:“你想离开我这个瘸腿就请吧。”我一字一顿地告诉林格:“只要我俩之间还有爱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林格不做声,浓密的睫毛下流出了泪水。良久,他说:“我爱你,可是你信吗?”我点头。此情此景看得霍尔都流出了泪。

  经过这番波折,我和林格又和好如初,婆婆从此待我的态度也有了好转。然而,由于林格断了一条腿安上了假肢,他走路时变得一跛一跛的,他时年已三十有四,又回到了大学教化学,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一个老问题:我们没有孩子。没有孩子的家庭是残缺的。我和林格一家三口意见分歧,婆婆主张西医疗法等待奇迹。霍尔则主张干脆收养一个,他早盼着当曾祖父了。而林格则主张人工授精。他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对我推荐的中医药疗法不抱任何信心,我十分苦闷,思索着怎样才能说服他们呢。我找了位在英国讲学的中医教授到家里做客,教授用流利的英语同林格一家人交谈,下午茶都快喝完了,那个书生气太重的教授有些失望地告辞。他用中文悄悄告诉我:“给这些西方人说中药我发现是鸡同鸭讲,他们不信中医药。”

  一晃我快32岁了,我得加快步伐,让我丈夫相信中医并认真接受中药治疗。于是,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跑遍英国许多地方搜集到中医治病的实例,又埋头在互联网和英国的报章之中,查找中医治疗的病例。当我把浸泡着我心血的一大叠资料交给林格时,他终被感动,愿意接受中医治疗,并保证说服老霍尔、婆母跟我到四川成都去一趟,一来看望我父母,二来可以治疗不育。

  2003年9月,我们到了四川成都。老霍尔为四川的变化所惊叹。不久,我和林格找中医专家治疗。在我鼓励和爱的目光注视下,林格皱着眉喝下了一碗又一碗的中药。有几次林格实在经不住再喝那中药汤剂了,喝下后又几番呕吐了出来,一次竟吐出了胆水。我一度打算放弃,叫他不要再喝,但林格还是一仰脖喝了下去,之后说:“亲爱的,为了我们能有爱的结晶,我一定得喝下去。”

  在中药治疗两个疗程后,林格的抗精子抗体终于转为阴性。我终于怀上了孕。

  2005年5月,我生下了一个重达3千克的女儿。千金宝贝给我和林格全家带来了欢笑。从此,霍尔和简妮都赞叹:中国医药,真神奇啊。特别是霍尔,在英国一有机会便向人讲述这件神奇的事。而林格,一系列风波过后,他已变成了模范丈夫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