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爱情故事 > 感动爱情

喝酒的狗

小故事网 喝酒的故事 时间:2015-11-04 杨好

  大柱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爱喝酒,而且一喝就多,醉了就爱扯着破嗓子,反复吼那几段不知名的曲儿。大柱的邻居是个名叫姚霞的独身女人,和大柱同龄,去年刚刚和在外拈花惹草的男人离了婚。

  大柱暗地里喜欢姚霞,但不好意思说,就在平日里帮姚霞做农活,还对姚霞嘘寒问暖,希望姚霞能明白他的心思。然而,姚霞对他不冷不热,若即若离。

  喝酒的狗这天中午,大柱拎着一只快空了的酒瓶从外面回来,他显然又喝多了。当他摇晃着身子走到家门口时,冷不防听见邻院传来姚霞的骂声:“你这个畜生,什么本事不好学,偏偏学个喝酒,哪天再喝,出门让车轧死你!”

  大柱一皱眉,敢情这是在骂他啊,他顿时冒了火,心想,这女人不喜欢自己就算了,可也犯不着这么恶毒地骂人。大柱冲动地敲开姚霞的家门,姚霞刚一开门,大柱就气呼呼地问道:“我哪里得罪你了,你要这么大声地骂我,老远就能听见……你嘴也太毒了!”姚霞望了望大柱,反驳道:“谁骂你了?我骂的是狗!关你啥事?”正说着,一条土狗就吧嗒吧嗒地跑到姚霞脚边,这条土狗大柱并不陌生,它有时也会跑到大柱家“串门”,只是姚霞硬说自己骂的是狗,难道狗也会喝酒?当他大柱是傻子呐!这下大柱来劲了,跟姚霞斗上了嘴,两人谁也不饶谁。大柱一个笨嘴拙舌的大男人,哪是姚霞的对手,没几个回合,就被骂得灰溜溜跑回家去了。

  那以后,大柱觉得丢了面子,一直有意避着姚霞,想起姚霞跟自己斗嘴时的厉害劲儿,大柱在心里叹着气:这女人真是个难伺候的角色。

  一天入夜,大柱刚爬上床准备睡觉,就被门上一阵奇怪的响声惊醒,侧耳一听,像是小偷撬门的声音。大柱从床上翻身而起,抄起墙角一根木棍,就来到大门前。大柱猛地拉开门,看到一条黑影,嘴里似乎还叼着什么东西,“嗖”地一下,从大柱脚边,一头钻进了门旁的角落里。

  大柱拉开灯一看,原来是姚霞家里那条土狗。这条土狗平时窜到大柱家来,总是喜欢往大柱堆在门旁的垃圾堆里钻。大柱这人,和其他农村光棍汉没什么两样,不爱理家,平时剩的肉骨头和空酒瓶什么的,都一股脑地堆在门旁。姚霞家的土狗经常跑来啃骨头。

  可今天的情形好像有些不对,那狗嘴里叼着一样东西!大柱瞅了瞅,眼中一亮,他发现土狗叼的是一瓶还没开封的五粮液酒!五粮液酒可是好酒,几百块钱一瓶。长这么大,大柱只喝过一回,在本村的肖富才开的饭馆里。肖富才是村里的“大款”,他开的饭馆是村里档次最高的,里面一些酒水、菜肴在村里属独一家。开业时为了招揽顾客,肖富才免费请每位顾客喝了一小盅五粮液。想到这里,大柱一个激灵,莫非土狗叼的这瓶五粮液酒是从肖富才店里偷来的?

  大柱一把从狗嘴中夺过酒,仔细看起来,这是五粮液酒中度数最低的,当然也最便宜,不过,这一瓶也得二百多块钱呢,大柱抱着那酒瓶,爱不释手。土狗朝大柱叫了两声后,被大柱轰到一边,它忽然把垃圾堆里的几个空瓶酒打翻在地,然后伸出舌头“吧唧吧唧”舔着从瓶底流出的剩酒。大柱看着这情景惊呆了,一下子恍然大悟,这条狗经常到他家门旁拐角处去啃骨头,渴了就去舔那些空酒瓶里剩的几滴酒,这样日积月累,可不是得有酒瘾嘛!

  大柱琢磨着,看来这有酒瘾的狗,今天可能是想酒想得发疯了,说不定钻到哪里去偷酒了!只是,这狗真是聪明,怎么就偷到酒,而且一偷就偷这种好酒呢?大柱又一下想到,这么看来,姚霞那天真的是在骂狗,而不是骂他大柱,想到这里,他心里舒服了许多。可眼下,这来路不明的酒,自己该怎么处理呢?大柱索性又想,先甭管这个了,还是先想想怎么与姚霞和好吧!

  第二天,天还没亮,大柱就起床了,拿着扫帚把姚霞家门口扫了一遍,又把姚霞丢弃在门边的两件破损农具修好后放回原处。干完这一切,天也亮了,屋里传来姚霞起床的动静,大柱连忙跑回了家。

  从门缝里,大柱看到姚霞从家里出来后,见了门口修好的农具,先是一愣,之后会心一笑,冲隔壁大柱家望了望。看到这儿,大柱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那以后,姚霞与大柱又像以前一样,见了面大大方方地打招呼,闲聊上几句。虽然两人的关系没能有什么实质性进展,可眼下大柱心里也算知足。至于那瓶五粮液酒,大柱没舍得喝,可是也不舍得还,再说,即使还,还哪儿去?要是还到肖富才那里,自己还不得被当成了小偷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!想到这,他就把那瓶酒放在床边,也不动它。

  一天傍晚,大柱酒瘾又犯了,他喝了几口平时喝的廉价酒,眼光不经意间瞄到了床头那瓶五粮液酒上。他拿起那瓶五粮液酒,左看右看,忍不住打开了瓶盖。一股浓浓的酒气飘进大柱的鼻子,他再也控制不住,痛快地喝了起来。

  大柱一边喝酒,一边想着姚霞。不知不觉,一瓶酒就见底了。大柱不顾夜色已深,醉意中老毛病又犯了——他扯着嗓子唱起歌来,然而,也许是酒喝多了,大柱忽然感到一阵头痛心慌,然后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。

  大柱再次醒来,已是次日,他发现自己正在村卫生所打着吊针,全身乏力,一股说不上来的难受劲。这时一个“白大褂”走了过来。“你啊,什么酒不喝,非喝假酒,要不是你邻居那位大姐一早上把你连拖带搀弄过来,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你!”“白大褂”瞪着大柱说道。大柱一听,四下望望:“送我来的人呢?”“白大褂”说:“她得知你抢救过来之后就走啦,走得很急。”

  大柱一下子坐起身来,整理了一下思绪。自己喝的五粮液是假的,而村里卖五粮液的地方,除了肖富才的饭店就没有第二处了。这么说,肖富才居然卖假酒,这奸商的良心被狗吃了!不行,得找他评理去。大柱越想越气,不顾大夫劝阻,拔掉吊针,就跑出了卫生所,朝肖富才饭店奔去。

  来到肖富才饭店,肖富才慢悠悠地走过来招呼:“大柱,来吃饭?你脸色怎么那么差?”大柱一把揪住肖富才:“你小子敢卖假酒!我差点赔了命!”肖富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愣愣地看着大柱。大柱把经过一说,肖富才脸一黑,说道:“你这纯属胡说八道,第一,谁相信一条狗会半夜给你送五粮液?第二,谁又相信狗会喝酒?而且,你说贪酒的狗偷了一瓶五粮液……我看不是狗偷的,是你偷的吧!”肖富才反咬一口,大柱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我来证明,大柱说的话不假!”只见姚霞领着那条土狗出现在饭店门口。土狗一看见大柱,立刻摇头摆尾跑了过来。大柱拍了拍狗头,又见姚霞带来一个还有些剩酒的酒瓶子,放到土狗面前。土狗兴奋得直摇尾巴,伸出舌头,如饥似渴地舔起酒瓶里的酒。肖富才看得目瞪口呆。“就算狗会喝酒,可那瓶五粮液酒不见得是我店里的。”肖富才一瞪眼睛,店里的伙计也都随声附和。

  “那瓶酒就是你店里的。前阵子我从你饭店里买了一瓶五粮液酒,你没忘吧?”姚霞问肖富才。肖富才一惊,表情有些紧张,前些天姚霞确实是从他这里买了一瓶五粮液。

  “就是那瓶五粮液酒,是我让狗叼给大柱的。”说出这话,姚霞脸一下红得像个熟透的桃子。原来,姚霞一直觉得大柱这人不错,也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,只是她嫌弃大柱太贪酒,所以一直没理大柱。那天和大柱吵了一架后,大柱对姚霞冷了几天,姚霞心里竟然一慌,意识到自己还真是喜欢大柱,他一旦不理自己,这日子就像缺了点什么。姚霞越想越后悔,觉得不该像个泼妇似的,跟大柱吵那么一架,只怕自己在大柱心里的形象已经毁了。姚霞不知该怎么挽回,上门道歉,她不好意思,主动搭话,她更做不到。想来想去,她投其所好,就买了一瓶上等好酒,自己不好意思送,就让狗叼去送给大柱。

  大柱在一旁听傻了,刚想说什么,只见姚霞又指着肖富才,厉声说道:“肖富才,你真够可以的,本来我说买瓶金六福,你为了做生意,一听说我是买酒送人的,好说歹说让我买你一瓶五粮液,还说便宜我一百块钱,当时我没多想,现在可算明白了,你那假的五粮液就算打个对折你都赚大了!”肖富才脸上挂不住了,嘴里还是否认:“你凭什么说大柱喝的假酒就是我卖的?他喝的酒多了去了!” “我特地留下了昨晚大柱喝剩下的五粮液酒瓶,有胆子,咱们叫县里工商局的人来!请他们检验!”姚霞理直气壮地说着。这时候,肖富才突然变了个态度,一个劲冲姚霞说好话,还要请她吃饭。姚霞却不理会,执意拨通了县工商局的电话。

  肖富才灰溜溜地被工商带走了。

  这边,姚霞把大柱送回了卫生所。姚霞像个小姑娘,不好意思地坐在一旁。“姚霞,没想到,我不是自作多情,原来你也对我……”大柱支支吾吾地说着。“闭嘴。”姚霞羞得听不下去。大柱真诚得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可是,你怎么知道昨夜我喝假酒喝得昏迷不醒?”大柱一脸疑惑。姚霞脸上浮上两朵红云,“你平常喝过酒后,一准会唱歌。昨晚,你刚吼了两嗓子,我就知道你准喝酒了,可之后你忽然一下没了声音,我就感觉不对劲,一晚上都睡不着。今个天刚亮,我就惦记着,去敲你的门,门里半点声音也没有,又发现你连门都没锁好,我就闯了进去……”

  原来,一直有个女人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,大柱心里一下子塞满了幸福,心想,是该到了坚决戒酒的时候了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