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
您现在的位置:故事首页 > 人生故事 > 成败故事

生命如野草般坚强:“低分女”在世界500强做高级白领

小故事网 勤奋学习的故事 时间:2015-02-02

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,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!
 
生命如野草般坚强:“低分女”在世界500强做高级白领你是否曾经是个总拖班级后腿的差生?你是否有过因为考试不及格而遭父母打骂?你是否也曾因为父母的冷落和嘲讽而抬不起头甚至破罐子破摔?你是否被别人否定和不相信,就放弃了梦想和出人头地的机会?如果真是这样,你也未免太脆弱了,请看这位低分女强人的故事……
 
她叫Asia,1982年出生于南京。从小学到高中考试很少及格,被家长和老师称为“低分女”的她,从一所民办大专毕业后,却奇迹般地成为全球500强公司的高级白领!
 
是得贵人相助?是父母大有来头?还是空穴来风的炒作?
 
女孩连肉都不配吃,还学习个什么劲呀
 
Asia的真名叫葛一,今年30岁的她是地道的南京人,已是一个两岁男孩的母亲。在某“全球500强”驻南京分公司做销售的她,是名副其实的白领女强人。但是,从小学到高中,她可是父母和家长公认的“差等生”。
 
接受笔者采访的葛一说:“我们那时的‘差等生’可比现在的小孩坚强幸福多了,成绩再差、父母再怎么打骂,都不会舍得去死。”就在前几天,葛一所在的小区有个13岁的小女孩跳楼身亡。媒体报道说:这个小姑娘之所以跳楼,是因为考试成绩太差,没脸见疼她爱她的双亲。
 
“那么多成绩差的孩子,也都过得快快乐乐的啊。这个小女孩之所以选择决绝地离开,主要是因为她的父母天天吵架,而他们吵完架后,她总是像皮球一样被他们踢打、咒骂。”略知内情的葛一很惋惜地说,“这个女孩的遭遇,其实跟我小时候如出一辙,但她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,野草一般坚强地活下来呢?”
 
“我如果是个男孩就好了,那样成绩差一点,也不会觉得那么自卑!”这是儿时的葛一常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。父亲是家中的长子,爷爷奶奶希望他能生个儿子,但偏偏葛一的妈妈“不争气”地生了个女孩。
 
“我是个女孩,这成了妈妈和奶奶关系恶化的导火索。”葛一说,他们家和奶奶家不远,但自从她出生后,奶奶就不再去她家。打记事起,葛一就见证了妈妈和奶奶电光石火般的“婆媳矛盾”。奶奶总拿妈妈出气,骂她生不出儿子。“我妈也不是省油的灯,奶奶把她惹急了,就会跟她大吵。吵完后,我妈回家再骂我爸。”
 
父母感情原本就有问题,葛一出生后他们的矛盾更深。夫妻俩吵完架后,一般都会拿“罪魁祸首”葛一出气。“他们一吵架就闹离婚,一闹离婚就把我当成筹码,抢来抢去或者扔来扔去。”葛一仍记得,父母吵架后最喜欢对她说的话就是:“我们要是离婚了,别跟你爸(妈),跟我!”
 
害怕父母吵架,更害怕他们离婚,葛一觉得家简直就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,所以她在家里总是战战兢兢。上小学时,学校离家很远,骑自行车都要半小时,但葛一从不迟到早退,因为这样可以不听父母无休止的争吵,也可以躲避他们吵架后对她“大展拳脚”的发泄。
 
喜欢上学并不意味着成绩就会优异,葛一对学习没什么兴趣,上课睡觉、开小差,下课后找男生打架。“我的父母是被打大的,我也是三天两头就要饱受他们的拳脚之苦。我讨厌武力,但也知道武力才是最好的武器!”葛一无奈地说。
 
考试从来都不及格也就罢了,还隔三差五地打架滋事,葛一成了老师、父母都头疼的“问题少女”。因为成绩差,“好学生”都不跟她玩儿,原本就不喜欢她的奶奶更加讨厌她,葛一越来越讨厌学习,成绩也越来越糟糕。
 
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收入不高,葛一上小学那阵,家里吃一顿肉都很难。有一次,葛一偶然得知奶奶家做了一锅肉,而二叔的儿子被奶奶叫过去了,她也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。奶奶看见她却“砰”的一声把门关上。葛一躲在门外往里偷看,小姑发现她后,偷偷用筷子夹了块肉送出来。肉才刚放到嘴边,就被闻讯赶来的奶奶一巴掌打掉了,奶奶冲她嚷嚷:“女孩子吃什么肉?”
 
那时葛一自暴自弃地想:女孩连肉都不配吃,还学习个什么劲儿呀?
 
父亲说再也不打她的那天,她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
 
成绩不好被所有人瞧不起,被妈妈骂“你这种人,长大了只能去卖腌咸菜、洗猪大肠”,个子最矮,却总被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。这些,葛一都无所谓,但是挨揍的滋味不好受。小学四年级的某天,因为在外面惹是生非了,父亲像老鹰捉小鸡一样,一把提起葛一,从东厢房往堂屋里扔。要不是隔壁三娘突然造访,葛一的头磕在了她正迈进门槛的脚上的话,那天她不被摔死,至少也得落个脑震荡。
 
上初中第一天,晚饭时父亲把葛一叫到饭桌旁说:“你好自为之吧,我再也不打你了。”女儿都13岁了,父亲觉得再打她怕她记仇,怕她因此做出出格的事儿。这承诺在13岁的葛一听来犹如天籁,她高兴地蹦起来嚷嚷:“太好了!我爸再也不打我喽!”
 
男人说话算话,说不打就不打了。可母亲没承诺不打她,相反随着和丈夫矛盾的升级,葛一被母亲打骂的频率越来越高了。“我妈是那种一边讽刺、责骂你,还不忘把你朝死里揍的女超人。”葛一说,跪搓衣板一跪五六个小时,跟人打架了或被欺负了,衣服脏了或者身上有伤不肯跟妈妈说,母亲一边说“这不说话的妮子,干脆去聋哑学校算了”,一边对葛一一阵拳打脚踢。
 
“很多次都想到了死,但那时没有网络教你各种各样死法啊,也没有好朋友愿意跟你一块儿去死,更别说什么穿越到古代的说法了。想死,却不敢,是我们那个时代差生的共同特征。”葛一说如果她是90后的话,没准儿早就“以死谢罪”了。
 
初三那年,为了让老师能鞭策女儿好好学习,葛一的父母买了一兜子水果去见她的班主任。班主任当着他们的面对葛一说:“你要是能考上高中,我的名字就倒着写!”班主任教数学,而数学凑巧是葛一比较感兴趣、偶尔还能考及格的科目。但是班主任却认定了,她就是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差等生。
 
为了“报复”班主任,葛一开始努力学数学。“很讨厌数学老师,很想让她的名字倒着写,所以就逼着自己听她的课,上其他课时都做数学题。”结果,葛一破天荒地考上了高中。尽管因为刚达到分数线,还要交3000元的赞助费,但葛一却高兴坏了。父母要办一个“谢师宴”答谢班主任,葛一却死活不干。她考上高中后,路上碰见初中班主任,哼一声就扬长而去。
 
葛一刚上高中后没多久,父亲遭遇下岗,母亲工资本来就很低,一家三口的生活捉襟见肘。父母战争升级的同时,葛一理所当然地成为他们“战争”的炮灰,也理所当然地不再对学习有任何兴趣了。
 
母亲讽刺她:“我一年不吃不喝,也就挣三四千块钱。你要是考上大学了,这点钱只够交学费。幸好,你根本没本事考上大学。”
 
如果说原来葛一对父母的不信任、嘲讽能听之任之的话,那么上高中后,葛一则意识到: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。动不动就离家出走,去同学家里躲着;有限的几个同学都投靠完后,无处可去的葛一就躲在自家柜子里。看父母急得团团转地找她,她就高兴得要命。他们出去找她时,葛一就跑出来吃点东西,吃完东西又躲回柜子里去。
 
葛一说某天晚上她躲在自家柜子里,看到找不到她的父母突然安静下来,相顾无言默默流眼泪时,她突然有些心酸:“也许,父母还是爱我的,只不过他们表达爱的方式,有点‘残暴’罢了。”
 
躲在衣柜里的她冒死跑出来,刚才还很安静的母亲,突然就爆发了,对她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打。那一年葛一17岁,被打依然很疼,但是那一刻,她的心不再像之前那么疼,她也不再那么恨妈妈了。她突然觉得:爸爸打她骂她,妈妈冷落她讽刺她,是因为她太不争气了。
 
她突然理解了妈妈,她有太多委屈无处发泄:爸爸没有工作,奶奶借口她生了个女儿骂她和欺负她,除了拿孩子撒气,她还能做什么呢?
 
当你翅膀硬了,摆脱父母的“魔掌”,你就赢了
 
于是,18岁那年,葛一干了件特自豪的事情——为了给妈妈“讨公道”,她直接去找奶奶算账。老人根本不听她这个小屁孩讲道理。道理讲不成,她就不管不顾地跟奶奶大吵了一架,把多年来对奶奶的恨以及奶奶对妈妈的种种不好,一股脑儿全给倒出来了。
 
从那以后,妈妈依然会骂她、讽刺她,但葛一觉得频率明显比原来少了,而且她的面目也没之前那么“狰狞”了。下岗的父亲做了点小生意,家里的经济条件开始好转。葛一突然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有所提高。
 
可惜的是,高考也临近了,这会儿再奋起直追也没用了。
 
葛一的高考分数很低,根本不够上任何一所统招大学,但是她并没有去卖腌咸菜、洗猪大肠。葛一坚持上了南京的一所民办大专,学的专业是“电子信息”。
 
依然没有人看好她,父母都觉得这样的大学上不上皆可。
 
没有人能想到,葛一的人生,会在这所说出来都没有人知道的学校里,焕发出别样的风采。从小学到高中一直跟父母同住的葛一,终于有机会从家里搬到学校住宿了。大二时,学校鼓励大家“专升本”,说只要考上本科,也就跟其他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了。班上很多同学都跃跃欲试,原本对她不抱希望的父亲,也鼓励她去试一试。于是葛一开始埋头复习,重温高中时被她荒废掉的科目。
 
填志愿时,葛一没敢填分数线很高的南京大学,而是选了名气稍低一点的河海大学。可是,由于报考人数太多,河海大学当年的分数线比南京大学还高3分。葛一分数刚够南京大学,但她没填那里的志愿,当不上本科生了。
 
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因为用心准备了“专升本”考试,又因为成绩比她好的同学都读本科去了,她因祸得福成了优等生。大二期末考试,葛一破天荒拿了奖学金!大三那年,葛一再次拿到了奖学金。这让她喜出望外:原来逃离了父母的“魔掌”,她这个差等生也可以变成优等生。原来只要对学习感兴趣,成绩就可以提高。
 
最重要的是,当成绩好的孩子会那么幸福。父母依然骂她讽刺她,但葛一开始从别人嘴里听到诸如“你妈妈可为你骄傲了”这样的话;身材娇小、长相也很普通的她,也开始有男孩追了;一直没什么朋友的她,也开始有了很多可以交心的闺蜜了。一直因为成绩差而深感自卑的葛一,开始变得开朗自信。
 
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,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
 
自信心爆棚的她,大二时就毛遂自荐去了南京一家公司实习。尽管每月只有300元工资,但葛一却干得非常投入和卖力。2002年毕业后,葛一被这家公司正式聘用。因为有学历不高的自知之明,葛一什么工作都会抢着去学去干。同时,这个自小就备受冷落、嘲讽的女孩,也在获得人生中第一份工作时,开始结交更多的朋友。
 
“每个人尤其是女人,都应该在人生成长过程中的每个阶段,去交几个知心朋友。”葛一说,朋友会帮她消化积压在心头多年的负面情绪,朋友不会因为你是差生或者女强人疏远或奉承你。当那些一直深藏于内心的自卑、纠结和愤懑,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,葛一恍然大悟:没有人永远是差等生。
 
两年后,福建一家全球500强公司招聘投标专员,尽管专业不对口,但在公司也做过投标工作的葛一,还是毫不犹豫地给那家公司发去了自己精心制作的简历。而当她接到公司的录用通知时,葛一才知道:当初和她竞争这个职位的有1000多人,其中60%是硕士及以上学历,剩下的40%,除了她是大专学历外全是本科毕业。
 
公司之所以选择葛一,是因为她的工作经验,她接受面试时所表现出来的自信、笃定和成熟。“我曾经因为成绩差,被所有人瞧不起而卑微到了尘埃里,我曾经让所有人失去信心。所以,当生活给我发出‘你其实也不赖’的信号时,我就会无比珍惜并全力以赴。”葛一这样解释她这个无钱、无学历、无后台的“三无人员”之所以能跻身全球500强的根本原因。
 
2004年5月,因为要追随南京的男友,葛一离开福建,应聘到南京一家公司做销售。这是一家欧洲驻南京的外企,同样是全球500强之一。因为有扎实的工作经验和成绩以及前任老总的极力引荐,葛一很顺利地得到了这份工作,并且一直做到了现在。
 
如今,翅膀硬了的葛一,偶尔也会跟父母“算账”,说他们当初不该那么无情地骂她、打她。爸爸把她的诘问当成耳边风,妈妈却说:“现在的你和过去完全是两个人。如果小时候你有现在一半懂事的话,我和你爸疼你都来不及,哪里舍得打你。”
 
看来,当孩子长大、成熟,从坏孩子变成好孩子时,曾经暴戾的母亲在变得温和的同时,也变得狡黠。分明是她对孩子的不信任、否定和打骂,才导致孩子自卑、怯懦和成绩糟糕,但母亲才不会承认在葛一的成长道路中,她曾经是多么的偏执、失责和不计后果。
 
所幸,这个在打骂和否定声中长大的女孩,最终让人刮目相看,获得了连父母都非常惊讶的成功和幸福;所幸,经历了化茧成蝶的葛一,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人生座右铭: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,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!
 
当然,已经做了母亲的葛一,从两年前生下儿子的那一刻起就无比笃定地知道:为了孩子健康成长,她一定会和丈夫用心经营婚姻,从而为孩子创造和谐、安宁和幸福的家庭氛围;她不会因为孩子成绩差而责骂、忽视甚至是讽刺他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,作为母亲,她永远都不会对孩子失去信心!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故事精选